第九十六章:留着不拒,去者不留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九十六章:留着不拒,去者不留

回到住处后的昊天心里却很是担忧,因为刚刚从圣孙老祖的口中知道万妖大会就选在这个月的十五号,在万妖大会开始的时候也是鬼门关开始的时候,他有些担心万妖大会之上耽误太多的时间而耽搁这个月去幽冥界的接回又要白白的等上一个月。 担忧归担忧,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他必要帮助胡小妹先解决了狐族的危机之后他才能放心的前往幽冥界。 “昊天,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将寒冰兽强行收服,之前距离太远对他身上的气息并不太确定,靠近后我发现那寒冰之气中带着丝丝的死亡之气,那小家伙很有可能来自幽冥界,你如果带上这个小家伙去幽冥界,它说不定会给你很大的帮助。”昊天他安静下来之后,器灵的声音响起,从那寒冰兽拒绝昊天之后,昊天放弃了收服寒冰兽,器灵就一直埋怨昊天为什么不强行收复那寒冰兽。 器灵也是一个活了数万年的老妖怪,他一眼也没有看出那寒冰兽,只是感觉到他身体中散发出来的丝丝气息中夹杂着死亡气息,虽然不知道来历,但是他知道这寒冰兽一定不简单,想让昊天收留在身边,但是没有想到昊天只是问了寒冰兽的意见,被拒绝之后就放弃了,他想让昊天武力守护,但是说什么也不愿意,直到现在他依旧有些不舍。 “他既然有自己的意识,我就尊重他的选择,他想跟着我,我就将他留在身边,既然不想那又何必强留,让他违背自己的意愿留在我身边呢!”昊天回答的说道。 昊天也早已给了他理由,那就是寒冰兽虽然厉害,强行收复并不是不可能,但是那样他的忠心并不高,而且以那寒冰兽所散发出来的寒冰之气的威力,日后他实力提升对强行收服一事耿耿于怀的话,这就等于在自己的身边安装了一个定时炸弹。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昊天虽然对那寒冰兽甚是喜爱,但那寒冰兽并不想跟着他,那他也不想将自己的意愿强行施加在别人的身上,这样就是将寒冰兽留在自己的身边,看着他每天闷闷不乐,忧心的样子自己心里也难受,所以说一些还是随缘的好,去者不留,留着不惧。 “好吧!昊天,在这一点不得不说你和之前的主人将臣很像,都一样的善良不喜欢将自己的意愿强行施加在被人的身上。同时你们也都是深爱着一个女人,为了那个女人你们都能放弃自己的生命。”器灵的话里从满了悲伤和沧桑感。 “将臣?”这个一直以来迷一样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昊天非常的好奇,就他目前所了解到的信息,将臣现在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器灵,你陪在将臣身边数百年,你知不知道他到底是从何而来!” 将臣的身份和由来昊天都是从华夏国的神话和民间的流传里得来的,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迷,器灵是亦今为止唯一个见过将臣的人,也许只有他能解开着这困扰昊天的谜团了。 “我也不知道,包括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器灵听了昊天的话后回答说道。 “他自己也不知道?”昊天听后很是疑惑。 “是的,女娲造人之后,我见他的身体异于常人,我当时对他的身份也十分的好奇,就问过他是从何而来,他告诉我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所有的记忆都在他睡醒的那一刻起,但是那一刻他就已经在这里呆着了。”器灵回答说道。 昊天听了器灵的话后,他对将臣的来历就更加的好奇了,但是就连将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至于将臣的身份这个谜团也只有那个将臣创造出来的人才能解开昊天心中的谜团了。 “器灵,将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还有他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何等地步。”昊天知道器灵和将臣在一起数万年,虽然不知道将臣的由来,但是多少对将臣有些了解,同时他也渴望知道那传说中的神话力量到底到达了何等地步。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只能告诉你他是一个痴情的男人,在女娲没有从虚空而来的时候,他一个人独守这天地,每天除了修炼似乎就没有任何的事情了,自从爱上了女娲之后,他的喜怒哀乐都随着女娲的心情而变。”器灵说着在脑海中那对将臣的记忆。 “自从第一次和女娲捣毁天界之后,他在女娲的哀求下弃女娲而去之后他就一直活在自责了,他怪自己没有陪在女娲的身边,怪自己弃女娲而去,为了挽救女娲,为她报仇,明知不是那神秘人的对手,依旧再闯天界,最后险些丢掉了自己的性命。至于他的实力到了何等的地步,现在告诉你还为时尚早,至少要等你返璞归真之后才有了解的实力。” “返璞归真?”昊天听后疑惑的问道。 器灵回答说道:“没错,返璞归真回归本源,只有那个时候你的实力才有可能触摸到主人的地步,但是这千年来能达到这一地步的僵尸早已寥寥无几了,所以说你以后的路还很长!” “哦!原来是这样啊!”昊天轻声回答了一声,其实在他的心里,那些东西都是过眼云烟,他只想和刘恋在一起,只想守护历练生生世世,这样就足以,其它的事情对他来说都只不过是牵绊而已。 现在离鬼门关打开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昊天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考虑其它的事情,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提升他的力量,只有这样前往幽冥界才能与自保的力量,才能取得那三生石挽救刘恋的性命。 他已经从器灵那里确定了三生石的存在,而且器灵也确定了现在这个世上之后三生石能保住刘恋的命,之前昊天对于三生石能救刘恋只不过是房东婆婆的猜测而已,并不敢确定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了,那昊天就更应该得三生石了。 昊天调整了一下心情之后,他便盘腿坐下调整自己的状态同时在自己的脑海中继续参悟那天书中那意识留下来的图案,那演绎大千世界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不停的演变。 那深入脑海的画面每一次在他的脑海中像过电影一样演绎一遍之后,他心里的感悟就越深一层,而且随着他的感悟增加,那原本模糊的世界开始渐渐的清楚,他可以看到那演绎大千世界中世间万物的生死轮回。 那生生死死的力量是任何人无法抗拒的,不管是僵尸还是修道者还是那些已经飞升天界的仙人们,在那轮回的死亡之力面前,他们显的那么的渺小。 看着那画面中人们的生死轮回,时间的泯灭与诞生,那演绎世界中的世间万物就仿佛受到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支配着,支配着三界之中的所有,没有人能逃出那神秘力量的支配,昊天看着那生死往复的轮回,看着那大千世界的形成于灭亡。 心中突然有所悟的昊天体内力量运转,体内诡异的僵尸之力灌体而出,那一黑一白的僵尸之力黑白分明,宛如有了生命一般,在昊天的周身游走,将昊天团团的包裹在其中,那纹理分明的一黑一白的僵尸之力远比昊天之前体内的力量强大的多。 那力量形如阴阳鱼,那一黑一白一阴一阳的阴阳鱼就像有了生命一般在昊天周身不停的旋转,那阴阳鱼在昊天的周身萦绕,昊天面容平静,他开始将那一黑一白的阴阳鱼结合起来,在其背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八卦图,并且尝试着将自己脑海中的那幅图在自己凝聚而成的八卦上演绎。 那力量凝聚而成的一副八卦图案后,昊天演算了无数遍都没有办法在自己身后那凝聚而成的八卦上演绎出任何的事物,他能清楚的感觉得到,每一次当他在自己凝聚而成的八卦上演绎那大千世界的时候都会受到一股很强大的阻力,那股力量和他之前炼化并吸收的力量非常的相识。 他的心里和清楚,无法演绎出那天书中意识留下来的大千世界的原因就是因为那股力量,而且对于那股力量的强大他现在还心有余悸,不久前他才冒险炼化那强大力量如果不是天书超强的防护力帮助他,估计他早已死在那力量之下。 不过想起那么强大的力量昊天又有些渴望,他炼化一丝强大的力量实力就突飞猛进,如果得到更多你那强大的力量的话,实力提升就会更快,昊天心中暗想现在自己既然没有办法演绎出那变化莫测的大千世界,那就尝试这去感受那强大的力量。 他相信只要有一天他的力量能压制那力量的阻挡,到那个时候也许就有希望在自己凝聚而成的八卦上演绎那大千世界,那个时候说不定就会有意外的收获。 昊天做了决定之后便放弃了在自己刚刚凝聚而成的八卦上演绎那大千世界,将那已经凝聚而成的八卦分散开来,再一次变成一黑一白的阴阳鱼,在他的周身游走。 运转体内太阴炼经,昊天开始肆无忌惮的吸收这天地之前的力量,吸收那狂躁的纯阳之力和纯阴之力,因为之前炼化那力量的原因,昊天的体内现在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体就像是饥渴的饿狼的一样,疯狂的吞噬那体内的阴阳之力。 那大量的阴阳之力就像是井泉一样喷出流入昊天的身体中,他的身体肆无忌惮的吸收着那来到身体的力量。 昊天吸收力量的速度达到了惊人的地步,因为肆无忌惮的吸收这天地之间的力量,那进入昊天体内的力量充满了杂质并不纯正,昊天便用体内的力量不停的淬炼,使得那原本宛如江河的力量最后变为溪流,但是力量却远比之前要强横。 在昊天不知疲倦修炼的同时,圣孙老祖正在族内大厅之力和族内长老们商量事宜之时,突然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众人心中疑惑,便出走了出来,目光都集中了昊天所在的木屋内。 “族长,这么强大的力量,那少年昊天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啊!”此时在圣孙老祖身旁站着的狐族长老盯着那气息流动的方向惊叹的说道。 他们都是大圣族中老一辈的怪物,实力在妖族中也是声名远播,但是昊天吸收那力量的恐怖依旧令他们感到惊喝,他们不明白昊天这么肆无忌惮的吸收那强大的力量身体怎么能承受的了那么的大的力量而不爆体。 圣孙老祖并没有回答身旁长老的问话,双目盯着那那磅礴且狂躁的力量,心里也十分的惊讶,对昊天他有了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