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零点零一秒的距离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八十四章:零点零一秒的距离

此时在狐山的地牢之中。 “小妹,不要怪爹爹,爹爹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那血狼老祖老奸巨猾,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相信手中的天书是真的,以他的实力那假天书中,先祖们留下的手段他如果没有戒备,贸然参悟天书的话,那先祖留下的意识定能要了他的小命。”玉狐说着在心里祈祷着。 那假天书是之前狐族的先祖为了保护真正的天书准备的,他知道天书在狐族的手中,一会有其它妖族中人虎视眈眈,特意留的一手。虽然那假天书中有之前先祖的一丝意识,能攻击试图参悟天书的人,但是玉狐的心里依旧很担心。 因为血狼的实力很强,就算他现在相信了那天书是真的,他不可能毫无戒备的参悟天书,如果他有所戒备,那留在假天书中的狐族先祖的意识很难将其杀死,这样的话就会激怒他到时候他们的下场就怎样就难以预料,现在他们所有的希望都在昊天的身上了。 “爹爹,你不用这么说,我的心里都清楚,为了我们妖族,为了狐族。这点牺牲算的了什么。”胡小妹在狐族长老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对玉狐说道。 玉狐看到女儿现在的一身是伤他怎么能不心痛,就在刚才他痛打了自己最痛爱的女儿,他的心里也是宛如刀绞,但是为了让血狼老祖留下的那个暗中观察的狼妖不怀疑,他只能那么做。 “大哥,前面就到了,我来给你开门!”就在玉狐准备去扶已经遍体鳞伤的胡小妹时,两个狼妖一前一后的朝着他们走来,他们的脸上荡漾着让所有人厌恶的表情。 玉狐见状,怜惜的看了一眼自己疼爱女儿,怒喝道:“我玉狐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是我们狐族的叛徒,以后我不许你在叫我爹爹。” 胡小妹也看到了那两个走过来的狼妖,她哀求道:“爹爹,女儿知错了,女儿不该交出天书,求求爹爹你就饶过我这一次吧!” “你给我滚,我说了,我不在是你爹,你也不在是我的女儿,我们狐族也没你这么一个公主。”玉狐说着就转过身他不忍看到女儿那一副令凄惨的令他心碎的表情。 “族主,小妹虽然不该交出天书,但是她也是为了自己的性命啊!为了我们狐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也不会丢掉天书啊!你就原谅她吧!”狐族的长老搀扶着胡小妹说道。 “为了自己的性命将我们狐族的至宝献给狼族吗?这样的女儿我不要也罢!还不如死了算了。”玉狐说着话,心里也是一阵心酸。 他知道这样对女儿太不公平,但是为了狐族的希望,为了妖族的希望,他只能这么做了。 “别介,玉狐族长,你嫌弃你这个女儿是个累赘不想见到她,我们现在就带她走,这样你就不用看着她烦心了。”就在玉狐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个由远及近的两个狼妖,走了过来,其中的大哥说道。 玉狐本来就在心里猜测这两个狼妖此次前来的目的,一听其中一位狼妖说要带走胡小妹,他转头看着那两人,只见两位狼妖双眼紧紧的盯着此时正被狐族长老扶着的胡小妹,而且不定的蠕动着自己的喉咙! 他一见两狼妖眼中的精光和那脸上的表情便猜出个大概来,对狼妖多少有些了解的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女儿的未来,他的心在一瞬间沉到了谷底,再也无法掩饰心中那份对胡小妹的父爱。 这戏再也演不下去了,一把将狐族长老搀扶的胡小妹拥在怀中,朝着眼前的两个狼妖喝道:“她是我的女儿,纵有千般罪过也是我玉狐的骨肉,就是死也要死在我的手中。” “哟哟!现在知道护犊情深了,刚刚责打这小美人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的心痛啊!”那狼人说完一把就将玉狐怀中的胡小妹扯到了自己的怀里。 玉狐想放抗,但是现在实力已经被血狼老祖束缚的他就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就算他以前妖力无边,现在他却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 “小妹,你们放开她!”玉狐怎么愿意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入狼口,他死死的拽着自己的女儿说什么也不愿意放手。 “滚吧你!现在你不过就是一只废了的臭狐狸,不要说老祖了,就是我们都能杀你一百回了,你还是乖乖的给我听话为好。”说着在那大哥身后的狼妖一脚踹在了玉狐的身上,玉狐现在不过是一个失去妖力的普通人,怎么抗住这修炼百年狼妖的一脚,身体直接飞撞在墙上落了下来。 鲜血从他的口中涌出,狐族族长见状连忙走上前去扶起玉狐,道:“族长,你没事吧!” “我没事,长老,你快救救小妹吧!小妹不能被他们带走,如果被他们来走了,她一定会……”玉狐一想到即将发生在女儿身上的一切,他的心里就一阵阵刀绞般的刺痛。 狐族长老一脸无奈的说道:“族长,我们现在已经是阶下之囚,体内的妖力也被血狼给束缚了,我们拿什么去救小妹啊!” “你说你一个堂堂的族长,连一个长老都不如,你们现在都是阶下囚,老实一点也许日子会好过一点。”那个大哥将胡小妹拥在怀中,看着此时躺在地上的玉狐说道。 胡小妹见到爹爹被狼妖踢飞,她的心里也很难受,虽然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结果,但是现在这些都是他们所无力挽救,唯一能结束这一切的那也就只有了结了自己百年的寿命了。 “爹爹,女儿知错了,我不该交出天书,爹爹既然这么恨我,这么不想见到我,那就希望爹爹以后自己照顾好自己。”以下了必死决心的胡小妹,说罢便伸手将抱住她的那个狼妖腰间的那把匕首抽了出来,准备了解自己的生命,死也不让两个可憎的狼妖玷污自己纯洁的身体。 玉狐一听胡小妹的话,而后看到胡小妹的动作,他放声吼道:“不要!” 只见眼前寒光一闪,看到那冒着刀刃上闪烁的寒光,胡小妹已经将那锋利的匕首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死亡与她也就是有零点零一秒的距离,看到那彻骨的寒光,玉狐心底一沉,整个大脑瞬间的空白了,眼看着自己的女儿生命将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他却不能做任何的挽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叮铃……” 一阵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在地牢这个不大的空间内响起。 “想死,那也等我们哥俩先销魂销魂在死啊!”狼妖见胡小妹要自杀,就在那刀架在胡小妹脖子的瞬间,她一掌将胡小妹打昏,然后将胡小妹抱起,嗅着她身体上传来的那阵阵扑鼻的香气道。 那金属的碰撞声将已经心灰意冷玉狐从绝望中唤醒,但是看到那狼妖一脸淫!荡,令人厌恶的表情,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兄弟,走,现在夜色正好,这个时候狐山的山顶上那景色应该是最美的吧!有了这个小美人陪伴,今夜注定是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夜晚。”那个抱着胡小妹的狼妖说着便朝着地牢走去,在其身后的狼妖也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 玉狐本想在上前去将女儿抢下,但是被狐族长老一把抓住给拦了下来,他怒视着狐族长老歇斯底里的喊道:“你不帮我救女儿就算了,现在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族长,我不是不想救,刚刚我已经说了现在我们是狼族手中的阶下囚,你们的妖力都已经被血狼那个老家伙给数束缚了,现在我们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普通人,拿什么对付那两个狼妖,你是我们狐族的希望,我希望你理智一点,而且他们将小妹带到了山顶,那里有一个正在参悟天书的有缘人,现在我们只能祈祷他能快些参悟一切。”狐族长老意味深长的对玉狐说道。 玉狐看了一眼长老,也不在说些什么,看着那两个抱着胡小妹的狼妖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他也只能在心里祈祷了,祈祷着昊天能够挽救他的儿女,挽救胡小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