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假天书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七十八章:假天书

昊天被天书接纳没入了天书之中后,天书散发出那强大的力量惊动了狐山中的狼妖。 胡小妹为了将狼妖的注意力从山顶之上的天书移开,以免他们发现异样打扰昊天参悟天书,她便一人冲到山下,吸引狼妖的注意力,让他们忽视那强大的力量这样才不会注意到山顶之上的天书。 他手中握着那本已经泛黄的无字天书,独自一个人悄悄的朝着山下逃跑,同时还不时的发出一些动静为了吸引狼妖们的注意力,这样他们就能发现她,而忽视那力量所发出来的地方。 “我说侄女,你的胆子还真的不小啊!我派出去那么多人,为了寻找你的踪迹,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回到狐山内。”就在胡小妹带着身后的一大群狼妖逃命的时候,在她的眼前出现了两道身影。 此二人正是那在狐族大厅内详谈的血狼老祖和无极道人,二人发现那强大的力量便出来一探究竟,让血狼老祖没有想到闹出这么大动静的人,既然是他苦苦寻找多日,杀害自己最痛爱孙子的凶手胡小妹。 听到血狼老祖的声音胡小妹并没有感觉到意外,她的心里反到放心了,因为血狼老祖的出现她才能将自己的下一步计划实施。 单手不自觉的伸到自己的胸口处,她盯着血狼老祖和其身边的无极道人,厉声道:“你们二人狼狈为奸,祸害妖族,你们一定会付出代价。” “哈哈!” 血狼老祖和无极道人听了胡小妹的话后,两人同时放声大笑,他们的笑声里充满了嘲讽。 “代价,什么代价?你们狐族现在已经被我们狼族给占领了,这就是代价,我们本就生存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为王,这就是定律。代价这个词只有弱者才说的出口。”血狼老祖不屑的说道。 看了看一脸警惕之色的胡小妹,血狼老祖接着说道:“我想你今天来不是为了和我探讨人生的吧!刚刚那强大的力量是你所不及,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小妹一听血狼老祖这么问,她不见思索的反声喝道:“想知道那股强大的力量是从而来,你就跪下求我啊!我心里一高兴不但将那强大的力量从何而来告诉你,说不定还会把天书的下落也告诉你!” “混账!”血狼老祖听了胡小妹的话后怒喝道。 胡小妹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直接朝着自己袭来,她连忙运体内的力量来抵挡血狼老祖强大的力量,但是那血狼老祖乃是五百年以上修为的老妖,岂是他一个只有百年修为的小小狐妖所能抗衡,身体直接被你浑厚的力量击飞出去,直到撞到一个参天的大树上才停了下来。 “扑哧!”一口鲜血从胡小妹的口中喷出,那本已经泛黄的天书从怀中滑落,掉落在地面上。 胡小妹见胸口处有些泛黄的天书滑落,她连忙伸手去捡拾,但是在她刚刚准备去捡拾那掉落在地上的天书时,血狼老祖单手一抓,她感觉自己的脖子一紧,然后身体慢慢的被血狼老祖给凌空抓起。 那掉落在地上的书也被其卷到自己的手中,他一看那看那有些破旧泛黄的封面之上印有无字天书几个大字,那苍老的脸上瞬间挂上了喜悦之情,他松开抓住胡小妹的手,激动的双手握着手中的无字天书高兴的放声大笑道:“哈哈!无字天书,我狼族千年来梦寐以求的至宝现在终于被我得到了,我狼族千百年来的梦想将在我的手中实现。” 胡小妹看到血狼老祖得到那从自己胸口处滑出的无字天书,她的嘴角闪过一瞬间的微笑,只是瞬间,血狼老祖,还有其身边的无极道人并没有发现她面部的表情。 脸上的笑容一闪而过,她直接冲到血狼老祖的面前,准备抢夺她手中的天书,口中喊道:“还我天书!” “还给你,怎么可能,我们狼族为了得到这圣典无字天书,做了这么多的努力,难道就这样还给你吗?”血狼老祖说着再一次将胡小妹凝空抓起。 胡小妹只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紧,而后呼吸越来越艰难,最后面色开始发白,呼吸也越来越来越急促了。 “告诉我那强大的力量是从何而来!”血狼老祖虽然得到这无字天书,但是他有些奇怪,对手中的无字天书感觉到怀疑,同时还有那突然爆发的强大力量,以胡小妹现在的实力是不可能制造出那么强大的力量波动。 “我就是死也不会说。”胡小妹的声音有些微弱,语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不说!那就别怪我心狠了。”说着血狼老祖手中的力量渐渐的加重,胡小妹的意识也开始渐渐的模糊,呼吸也变的微弱了。 胡小妹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她终于开始求饶道:“我说!我说!” 血狼老祖听到胡小妹求饶,便松开紧掐住胡小妹的手,看着此时瘫软的坐在地上的胡小妹静静的等待着胡小妹的解释。 “这天书一直都在狐山之上,我逃脱了你们的追杀,但是为了狐族的未来,我必须要参悟天书从天书得到强大的力量,所以我便返回狐山拿取天书,但是为了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参悟天书,不被修道者和你们狼族的人发现,我就决定冒险来留在狐山中,尝试参悟天书。” “本来一切都很安全,并没有任何的意外,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我在参悟天书的时候突然出现了意外,导致体内的力量外泄,如果不是意外的出现,现在的我早已从天书中参悟大道,实力飞升,说不定现在你我的位置就要调换了。”胡小妹说着眼中寒光闪过。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为了防止修道暗中监视和狼族的追杀,你既然敢在我的眼皮底下参悟天书,看来你的确比你那食古不化的老爹强多了。”血狼老祖听了胡小妹的话后说道。 同时他也感概这天书的威力,如果胡小妹所说的话都是真的话,那这天书的力量之强大远比他所想象的要强,如果有朝一日他能将着天书参悟的话,那实力定会飞升,到时统领妖族和人类宣战也不是不无可能。 “你们将她给我压到地牢。”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追赶胡小妹的狼牙赶了过来,血狼老祖对赶来的众狼妖说道。 众狼妖听到得到血狼老祖的命令之后便压着胡小妹前往地牢。 “哈哈!血狼老弟,恭喜恭喜啊!得到着无字天书,等到你参悟天书,到时实力飞升,你真正统领妖界的时代就要来了。”在狼妖们押走胡小妹的时候,无极道人说道。 “托道友洪福,他日我统领妖界定会不忘道友恩情!”血狼老祖将天书收起后说道。 对于血狼妖族真正的目的无极道人是不可能知道的,他只知道狼族最大的梦想就是得到圣典无字天书,还有整个妖族,说实话,他对血狼老祖手中的无字天书也很好奇,但是他知道血狼老祖是不回去将天书借给他参悟,所以也很识趣的就不再去问,因为有那一百名妖族少女和那百年人参就足以令他足以满足,再提出过多的要求,那就显得些不合理了。 “道友,我这有事先抽身离开,我叫人为你备好了住处,你先移驾过去,我处理完事情之后就就叫人将那百年人参和妖族少女给你送过去。”血狼老祖接着说道。 无极道人一听血狼老祖提到那百名少女和一颗百年人参,立刻一脸兴奋的笑道:“老弟你先去忙,我就不打扰了。” 无极道人说罢,就在一个狼妖的带领下离开了,血狼老祖在无极道人离开后,便直接朝着狐族的地牢走去。 狐族的地牢之内。 “族长,这个强大的力量好像是从山顶上传来,是不是那狼族中人……”此时一位老者对着身边一位中年男子轻声说道,他的声音压的很低,害怕自己的话会被此时看守在地牢外的狼妖听到。 那名中年男子眉头紧皱,深邃的眼神中远眺而去,低声说道:“长老,不要太敏感,整个妖族除了你我还有我的女儿没有人知道天书真正的下落,那山顶之上的天书不过是一个象征而已,这件事任何时候都不会变!” 说着族长低叹一声道:“我狐族手握天书千年都无一人参悟,如果狼族中人发现了天书并且有人参悟的话那也只能说天意如此了。” “族长,天书的下落我确信狼族中人是不会发现,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说的是,会不会是小姐遇到那个有缘人,有缘人被天书接纳了。”狐族长老说着脸上一脸的向往。 狐族族长听了身边长老的话后,他的身体一震,而后定神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这样我狐族和整个妖族就有救了。” 说着狐族族长同样的一脸向往,他们狐族现在已经掌握在了狼族的手中,胡小妹他的女儿是这千百年来第一个与天书有联系的人,他确信女儿所看的那个身影就是当年留下天书那人口中的有缘人,如果刚刚那强大的能量真的是天书接纳有缘人所发出来的力量,那他们狐族也就有救了,但是如果不是女儿带来的人,是狼族的话,天意如此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哈哈!”就在狐族族长沉思之时,在他的耳边响起了令他厌恶的声音。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占领了他们狐族的血狼老祖,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群狼妖,他们压着一个身材娇小,面容憔悴的女子,狐族族长一眼辨认出血狼老祖身后被众狼妖压着的女子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女儿。 “小妹,连你也落到他们的手中了吗?”狐族族长一见自己的女儿,脸色异常的复杂,但是看到女儿的眼神中的喜悦,他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嘴角闪过一丝微笑。 胡小妹听到父亲的声音,抬头看向自己父亲,含着泪水说道:“爹,对不起!是女儿不孝,女儿把天书给丢了!” “你说什么?我不是交代过你就死也不能说出天书的下落吗?”狐族族长,一听女儿的话,他放声怒喝道。 血狼老祖走上前去,隔着地牢的木桩,看着里面的狐族族长和狐族的长老,一脸的喜悦道:“玉狐兄弟,这就是你的不该了,我这可爱的侄女可比你要识大体,你手握至宝却不懂利用,现在这至宝到了我的手中,我就让你看看我是如何将妖族推上历史的巅峰。” “血狼,你不要太得意,这天书乃是神来之物,你得到了天书,也难参悟其中的奥秘。”狐族族长盯着血狼老祖的眼睛说道。 血狼老祖虽然得到了这天书,但是他的心里也很清楚参悟这天书的不易,不然以狐族手握天书千年不可能让他们轻易的就被占领了,不过就算是在这样他依旧有信心,有信心能参悟其中的玄奥。 “这个就不劳玉狐兄弟你费心了,既然这天书到手,那我自有我的办法,待我参悟天书之日便是人族的灭亡之时,同时也是你们狐族的灭亡之日,这是对你们狐族的一种那个惩罚,一种委屈求全的惩罚。”血狼老祖说着放声大笑,示意自己手下的狼妖将胡小妹关进了狐族族长玉狐所在的囚牢里。 “你们父女也离别了这么久,今天你们就好好聚聚吧!在不聚以后我怕就没有机会了,好好把握现在的时光吧!”血狼老祖将胡小妹关起来后,便转身离开了,同时说道。 一群狼妖也跟在血狼老祖的身后离开了。 在血狼老祖离开的时候,他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再一次在玉狐和胡小妹的耳边响起。 “你们现在派人将消息传出去,并告诉大圣族和鲲鹏族还有其它的一些小妖族,告诉他们我血狼老祖要召万妖大会,确立新的妖族领导者,我们狼族的确立也是他们狐族的毁灭。” 玉狐确定血狼老祖带着那群狼妖走远了,他连忙扶起地上面容憔悴的女儿,关切的问道:“小妹,在怎么样?你是不是找到了!” “恩!”胡小妹点头说道。 “我在逃离狼族人的追杀时被一个人所救,当时我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和天书上的气息很像,便冒险让他尝试,现在我也不敢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刚刚那强大的力量就是天书在接纳他的时候发出来的,我为了将狼族的注意力转移,就用之前先祖们准备的假天书骗过了血狼老祖。” 玉狐一听胡小妹说天书将那有缘人接纳了,他一脸的期待道:“我妖族的希望都在此人身上了。” 同时他怜惜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胡小妹轻松说道:“血狼是个心机极深的人,他既然没有杀你那就是对天书还有怀疑,所以为了让他彻底的相信,还需要委屈你了。” 胡小妹知道爹爹话里的意思,血狼老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他的孙子虽然不是自己亲手杀死,但是也是因她而死,他既然不杀自己那就一定是有企图,这企图也就是为了证明天书的真实性。 “我明白的爹爹,为了狐族存亡我这点委屈又算的了什么?”胡小妹跪在地上眼神坚定的说道。 “啪!”就在胡小妹的话音刚刚落下,玉狐一巴掌打在了胡小妹的脸上,并且痛声怒骂。 此时地牢的一角,一双眼睛睁盯着地牢里所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