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我要你活着(下)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六章:我要你活着(下)

刘恋身体内突然剧增的力量让她的实力整整提升了一级,成为红眼僵尸,虽然只是提升了一个级别,但是与之前的实力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僵尸的实力是根据眼睛的颜色分辨出来的,就记载可知僵尸一共分为黑、白、黄、蓝、绿、紫、红、金色,紫眼之前的僵尸每突破一级实力虽然是突飞猛进。但是与紫眼突破红眼是没有可比性。之前的变化只能用变化来说,而之后的实力增长那可是质变。 红眼僵尸那可是百年难得一遇,一个红眼僵尸的实力相当与一个渡化修为的修道者,那可是元婴修为的紫云道人无法想象。 一个渡化修为的高手也许只活着他们的记忆里。 紫云道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他比谁都清楚此时刘恋的强大,那是他无法超越的一种存在,同时他也异常的疑惑。为什么刘恋的体内实力会突然的剧增,从她体内那狂躁的力量来看这股力量一定不是她自己的,而是被人强行灌入。 越是思索紫云道人的疑惑就越深,他是元婴修为的实力,神识可以探索数十里以内的一切事物,如果说真的有人强行将自己的力量灌输到刘恋的体内他是不可能一点也察觉不到。除非那个人的实力远远的高出自己。那能做到这一点的,至少也是一个渡化修为的高手或者是一个超越紫眼的红眼僵尸。 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出手,在他们的实力面前自己可是一点反手的余地也没有,对方又何必大费周章将力量灌输给刘恋呢!难道是为了掩饰什么吗? “老家伙,我不伤你徒弟你却起杀心企图将我师徒二人杀而后快,现在我要你付出代价。”刘恋的冰冷的话语让紫云道人心头一震。 刘恋知道自己实力剧增不是自己身体内的力量,而是隐藏在自己身体内的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虽然很强大,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她也不知道这股力量会维持多长时间,所以她要快速的结束战斗。 残影! 刘恋的身体在紫云道人的眼前渐渐的淡化最后消失的时候紫云道人不由的开始畏惧了。 红眼僵尸不愧是一个传说中的存在,神一样的存在,紫云道人一直和眼前的刘恋对视,她什么时候动的自己既然浑然不知,对手的强大让他知道今天自己是凶多吉少。 身体一跃而起,紫云道人的神识全开,他封住自己周身的灵气,用灵气给自己做一个壁垒,然后双手结印并,并大声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 “已经晚了!”刘恋的身影出现在紫云道人的面前怒喝道。 “去死吧!” 说时迟那时快,刘恋并不迟疑,紫云道人所结的九字诛仙真言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专门对付僵尸的一种法决,它可以手印配合咒语引动天地之间的灵气汇聚成五爪金龙,斩妖驱魔。 如果说在一开始的时候紫云道人就用这九字诛邪真言对付自己的话,昊天根本就挡住,说不定现在自己和昊天都已经死了。 现在的刘恋已不是刚才的那个刘恋了,她对自己现在的实力那可是信心百倍,就算接他这一击九字诛仙真言也并无大碍。 她不能冒这个险,因为现在自己身体中的力量并不是自己的,她不知道这力量什么时候会消失,而且现在昊天的伤势还很严重,还是快点结束战斗为好。 刘恋身体一晃,一拳朝着紫云道人击去,紫云道人只觉得自己周身的灵气结成的壁垒开始渐渐的溃散,那拳风夹杂着愤怒冲向自己。 这一拳仿佛天地都为之一动,这一拳仿佛可以击溃天地。 紫云道人知道不妙,连忙后撤身体,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躲过刘恋这惊天动地的一拳,他想借着后撤来卸去刘恋的拳劲。同时他的手也伸进了自己的胸口,似乎在搜索着什么。 僵尸本是这六道摒弃之物,他们没有灵魂,但却可以活着这个世上,他们可以不老、不死、不灭但是却有着强悍的身体和可怕的力道。 “嘭!”一声巨响。 紫云道人的身体被刘恋一拳击飞,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一丈深的大坑,紫云道人口吐鲜血,一脸恐惧的看着刘恋。 红眼僵尸的实力既然如此强横。 紫云道人看着空中盯着自己的刘恋,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恐惧,几十年来,他都是以除魔卫道为己任,死在他长虹剑下的僵尸不计其数,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既然会败在一个僵尸的手里。而且还是如此的凄惨,既然连还手之力也没有。 刘恋已经起了杀心,他不想留下紫云道人的这条性命,所以也不再犹豫身体再一次动了,准备击杀紫云道人。 “今天你必须死,这都是你自找。”刘恋猛的一脚踹了下去。 紫云道人见刘恋再一次全力朝着自己杀来,他那在怀中摸索的手,连忙抽出一道符纸,口中念道:“遁形!” 随着紫云道人的话音落下,他的身影化作烟雾消失在原地。 刘恋先是一愣,而后一个转身飞向那个一开始被自己打晕的紫云道长的徒弟身边。 “我不知道你力量是从何而来,但是这么强大的力量强行灌输到你的体内,我相信你也难以承受其反噬之力,如若你能侥幸活下来,我定会讨回今天的血债。”只见一道长虹飞驰而去,原本躺在地上紫云道人的弟子也消失了。 刘恋的耳边响起了落荒而逃的紫云道人的声音。她并没有追上去,因为她发现自己体内那股强大的力量正在衰弱。 紫云道人的话说的没错,这股力量不是她自身的,虽然可以给她带来短暂的强大,可是反噬之力也是强大的,而且越是强大的力量反噬的力量也就越强大。刘恋知道自己体内的力量的非常的强大,那就说明反噬也是非常恐怖。 刘恋体内的力量可以将她的实力提升一个级别,这股力量有多强大她自己也不敢想象。 不在迟疑,刘恋抱起地上昊天便飞速的跑回到自己的住所。 刘恋所在的别墅内!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到家后,刘恋就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昊天的伤势,她发现昊天的伤势很严重。 原本在火杀阵中就已经受了很重内伤的昊天,又替自己挡了一剑,那一剑虽然不至于毙命,但是那紫云道人的长虹剑也是至阳之物炼化而成,对僵尸这样的至阴之体那是致命的伤害。现在剑气在昊天的体力正在燃烧着他的生命力。 本就伤势很重的昊天又被长虹剑所伤,伤上加上,现在就更难治愈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太阳已经冉冉升起,这天地之间的至阴之气也再渐渐的消散,自己也没有办法利用至阴之气治疗昊天的伤势。 难道就这样看着他死去吗? 刘恋此时好无助,看着床上的昊天,看着他的生命力在一点点的流逝她的心好痛,她不想自己身边的这个惹自己生气的大男生离开自己,不想第一个肯为自己去死的男人离开自己。 可是她无能为力,脑海中现在一片空白,能想得办法都想了,没有一个可以帮助昊天摆脱这即将流逝的生命。 “噗!”一口淡紫色的鲜血从刘恋的身体中吐出。 她开始感觉到乏力了,心口钻心的痛,意识也开始渐渐的模糊了,她知道这是那力量反噬的结果。 “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吗?”刘恋此刻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依旧不放弃救昊天,依旧在自己的脑海中的记忆中寻找能够救昊天的方法。 可是这些都是徒劳罢了,她越是努力去想,意识就越来越模糊,坚持,坚持不让自己昏迷。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非常重要,昊天的生命有可能随时消失在即将到来的某一秒。 在强大的反噬之力面前,她的意志还是败了,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她昏迷了过去。 在刘恋昏迷倒地的一瞬间,她感觉到有人拖住了她倒地的身体,低声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呢!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担心这个小子。” 昏迷中的刘恋作了一个梦,一个荒唐的梦,她梦到自己和昊天在一起的的时光,梦到一群孩子围在他们的身边,不停的叫这他们爸爸、妈妈。 虽然这个梦很荒唐但是睡梦中的刘恋笑了,笑的很甜蜜。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时至中午。 “昊天!”刘恋猛地从睡梦中坐了起来,她依旧很担心昊天,为昊天的伤势担忧。 “那小子估计活不过今晚。”一阵苍老的声音在刘恋的耳边响起。 刘恋转头看到自己的身边坐着一位老婆婆,老婆婆一身朴素的唐装,看起来有些异样,刘恋一眼就认出那老婆婆就是自己的房东这间别墅的主人。 “房东婆婆!”刘恋有些惊讶的喊道。 刚刚房东婆婆说昊天活不过今晚了,那就说明房东婆婆对昊天的伤势很了解,可是房东婆婆只是一个普通人她怎么看的出来昊天的伤势。 还有,刘恋记得自己的昏迷的时候耳边也响起了一阵叹息,现在回想起来刘恋那就是房东婆婆的声音,这么说的话眼前的这个看起来身材佝偻的老婆婆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是不是很惊讶。”房东婆婆先开口问道。 刘恋点点头没有说话,她知道房东婆婆既然能看出自己的伤势那就说明她的实力很厉害,但是直到现在刘恋都没有感觉到房东婆婆周身有灵气波动,她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房东婆婆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种恐怖的高度。 房东婆婆笑了笑,握着刘恋的手道:“我真的很羡慕你们僵尸,你们可以永远保持这自己变成僵尸时候的模样,就像你快一百年了,你依旧是那么年轻漂亮。” “你知道我是僵尸?还有快一百年了,难道我们以前有过接触吗?”刘恋听房东婆婆的话后更加的疑惑了。 房东婆婆说她一百年的时间,依旧是保持着以前的那副模样没有变样,这说明他们在一百多年前就认识,可是在刘恋的记忆力,一百多年前认识的人已经都化作尘埃。 “估计你都忘了,时间都过去了那么久了。”房东婆婆回忆这说到道。 “大概是在九十多年前吧!具体的时间我也记的不是太清了,毕竟那个时候我还太小。一次我夜晚没事离家玩耍的时候遇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他们想取我的性命要不是你刚好路过那里救了我一命,我那个时候就死了。” “九十多年前?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刘恋在自己的脑海中搜索着那些随着时间洗刷渐渐被自己淡忘的女孩。 房东婆婆看到刘恋脸上的反应,好像看出刘恋一点也想不起来。 “呵呵,你可能是真的忘。你在这里住了有六七年了,这么些年你也作了很多的事情救过很多人的性命。像我一样的遭遇一天都有可能有几次,记不住也是可以理解的。” 刘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真的像房东婆婆时所说的那样,的确救过不少被脏东西缠住的人,这两百多年救过多少她自己也记不住了。 “对了,婆婆,你救救昊天吧!,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刘恋猜想婆婆的实力不一般,一定是一个世外高人,像他们这样恐怖的人物一定有办法救昊天。 房东婆婆轻声叹息道:“你依旧是那么的善良,自己性命都危在旦夕你不担心自己反倒担心起别人来了。” “我都活了两百多年了,就是现在死了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他不一样,我不想他死,想他活着。”刘恋回想起昊天替自己挡住那长虹剑的一击是的那句话,现在就是让他为昊天去死,她也连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一旁的房东婆婆一切都看在眼里,她理解刘恋的心情,沉思了一会后,她开口说道:“救他我不是没有办法,就是有些难。” 刘恋一听可以救昊天她兴奋的追问道:“真的吗?婆婆,真的能就昊天吗?” 房东婆婆点点头,道:“恩,现在能救他的办法也就只有与四柱纯阴之体的处子之身交合方才有一线生机。” “四柱纯阴之力的处子交合?” “对,没错,四柱纯阴之体的处子乃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人,她们的身体里的纯阴之力才能压制这小子体内那至纯至阴之力,也许这样才能有一线生机,但是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个办法一定能救他。”房东婆婆接着说道。 “最关键的是四柱纯阴之体的处子,现在的这个社会已经不是以前的社会了,处子身难寻,更不要说四柱纯阴之体的处子。” 刘恋听完房东婆婆的话没有说话,她陷入了沉思,似乎是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