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你不是我母亲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六十三章:你不是我母亲

昊天他们早在离开南开市去美洲的飞机上时,小碗就已经说了黄毛的母亲会死两次,那第二次死亡,就是被黄毛给杀死,本来他们就在为这件事情而担忧,然而这几天发生了不少的事情,还有突然出现的白起这么一番折腾,这件事他们差不多都已经忘记了,就在刚刚房东婆婆的一句话将他们那遗忘的记忆唤了出来。 “婆婆,阿姨现在不是已经死了吗?你说让黄毛杀了她,这话又从何说起?”昊天将黄毛的母亲从那废旧的别墅中一直抱到着地下室来,这一路上他并没有感觉到她身上的生机,整个人就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一样。 这很明显她已经死了,他不明白房东婆婆为什么还要那么说。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尸血封魂就是用僵尸的鲜血将死者的灵魂封印在其体内,迫使灵魂没办法离体。但是这样并没有办法将魂魄长久的留在尸体内,时间久了灵魂就会消散,最后彻底的在三界中消失。”房东婆婆解释说道。 “现在尸血封魂已经失败了,白起虽然能从她的身体里逃窜,但是被封印在身体内的灵魂却没有办法出来,如果不想让她的灵魂在三界之后中消失的话那就必须由他最亲的人杀了她!现在这里除了黄毛还有它的人选吗?” 说着房东婆婆也是一脸悲伤的看着地上躺着的面无血色的黄毛的母亲,她也知道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但这是目前唯一一个可能是让被僵尸之后封印的灵魂解救出来,而且经历过了一次失败的换血,为了不出现变故还是越快越好。 房东婆婆这么一说昊天就想起了之前潘主任曾经说过,经过换血这最后一步之后,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只有共生者才能将死者杀死,其它人如果杀死死者的话共生者就会跟着一起死,白起从黄毛母亲的身体中离开,那也就是说这个仪式失败了,既然失败了,那就应该由潘主任动手的啊!如果换做其它人潘主任也会死亡,如果潘主任动手的话虽然依旧很残忍,但是至少不会让黄毛有负罪感啊! “婆婆,之前潘主任已经说过,如果尸血封魂失败的话应该由共生者将她杀死,阿姨的共生者是潘主任,要动手也应该潘主任动手的啊!怎么会是黄毛?”昊天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共生者?”房东婆婆疑惑的问道。 她所知道的尸血封魂的一切信息都是从阎王那里了解到的,阎王并没有告诉她尸血封魂里还有共生者一说,所以对昊天所说的共生者她并不知道。 昊天见房东婆婆一脸疑惑就把之前潘主任所说的有关尸血封魂里面共生者的消息告诉了房东婆婆。 “原来是这样啊!”房东婆婆一听恍然大悟的说道。 “你所说的是在尸血封魂之前在死者的头上所点的那个鲜血,那个并不是什么共生,也不能共生那只不过是换血之前的牵引之血,为了给灵魂做牵引,是灵魂可以进入死者的身体,你们用绿眼僵尸做牵引,我估计白起选择你们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你们用了绿眼僵尸的血液做牵引。” 昊天听后虽然知道没有共生者这么一说,但是他不明白房东婆婆为什么这样说,说白起选择他们是有原因的,的确他们所有人在此之前都很疑惑,白起既然将尸血封魂散布到世界各地,那就有很多人得到,也一定有人用,但是为什么白起偏偏会选择他们。之前房东婆婆的话,他们的猜测这只不过是碰巧,但是现在房东婆婆的话里说的好像是白起选择黄毛的母亲是有一定的必然性,而且这必然性就和牵引之血有关。 “这是为什么?僵尸的鲜血作为牵引难道有什么其它的作用吗?”昊天疑惑的问道。 “僵尸的鲜血本就是阴气极寒,对鬼魂有一定的好处,以僵尸之血作为牵引鬼魂占据身体是就会得到较强的力量,外加你们这一次用的是绿眼僵尸的鲜血做牵引,而且换的也是绿眼僵尸的血,这样在就会进入死者身体的灵魂就会得到更强大的力量,这么大的诱惑白起能不冒险吗?而且你们也见到了,白起上身之后就直接变成红眼僵尸,那数万人的怨气没有被他吸收,要是被他吸收很有可能达到僵尸的至高境变成金眼僵尸,到那个时候可就会赤血千里了。”房东婆婆说着还心有余悸。 所有人听了房东婆婆这么说他们心里也明白了,这一切仿佛在冥冥之中早有安排,潘甜甜和潘主任本想帮助黄毛,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不但忙没有帮上,而且还让黄毛背上一个自己难以释怀的痛苦,罪过。 此刻,这件不大的地下室内一片寂静,每一个人的呼吸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所有人默默的看着黄毛,什么话也没有说,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黄毛即将面对的是一个多么残酷的事实他们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 “我该在怎么办?”黄毛的语气很平静,此时的他正用自己从衣服上扯下的布快擦拭着母亲脸上的鲜血和污垢。 听了黄毛的话后,房东婆婆看了一眼潘主任,潘主任并没有等房东婆婆开口,他走到黄毛的面前,蹬下身体,伸出食指运转僵尸之力,淡绿色的僵尸之力在指尖萦绕,一抹绿色的气息就宛如火苗一样在他的指尖闪烁,他将手指轻轻的放在黄毛母亲的眉心处,就像一开始昏迷的潘甜甜的时候他将潘甜甜弄醒一样,只见那淡绿色的宛如火苗的僵尸之力进入黄毛母亲的眉心后,躺在地上的他缓缓的睁开双眼。 “黄毛!我的孩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睁开眼的母亲第一见到的就是黄毛,看到黄毛一脸苍白满身鲜血,母亲那满是老茧的双手颤抖的抚摸着黄毛那苍白的脸,满是关心的问道。 此时这个慈祥和蔼的母亲才是大家所认识的那个母亲,脸上完全没有那种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气势,有的只是对自己的儿子的疼爱与关怀。 “妈,我没事就是摔了一跤!”黄毛脸上露出了微笑,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笑,但是所有人都看的出来,他笑的很开心。 “这样啊!自己也不知道注意一点,看你这弄得满身是伤。”黄毛母亲的话语里带着一丝责备。 黄毛没有回答母亲的话,而是将母亲紧紧的抱在怀里,轻声说道:“妈!我爱你!” 声音很低,但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他们所有人的心里都很高心,但是想起着温馨的背后所付出的代价时,他们每一个人的心里又异常的难过,心头一阵发酸,眼中饱含满了泪水。 黄毛的母亲因为接受了尸血封魂的洗礼,原本那残缺的灵魂现在已经复合了,她不知道自己死后所发生的一切,所以对黄毛为什么会这样感到很是疑惑。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的……”被黄毛紧紧抱在怀里的母亲,正准备问黄毛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脸上那惊讶的表情瞬间的凝固住了,露出了诡异的笑。 而后接着说道:“孩子,妈也爱你,让妈妈好好抱抱你。” 说着话,黄毛母亲的手朝着黄毛的脖劲处渐渐的抬起,脸上那诡异的笑更胜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原本一直站在一旁盯着黄毛母亲的房东婆婆突然出手,一把我这黄毛母亲的手,体内灵气运转,灵气外泄,直接将黄毛的母亲给撞飞出去。 “你这是干什么?”黄毛只感觉自己的手臂一震,然后母亲就从自己的怀中飞了出去,他不知道房东婆婆为什么要这么做,朝着她大声怒喝道。 房东婆婆指着那被击飞出去黄毛的母亲说道:“你再好好看看她!” 众人本来也纳闷房东婆婆为什么会突然出手将黄毛的母亲击飞,听了她的话后,所有人都看向那被击飞的黄毛母亲,只见黄毛母亲现在正从地面上站起来,她双眼凶光此时整个人已经与刚刚截然相反,一脸杀气,眼中寒光闪过看着黄毛说道:“只要我将你杀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可以杀死我了,我就能活在这个世界里,所以说,孩子我是你的母亲你不是想让我活着吗?既然这样你就拿你的命来作为交换,让母亲活在这个世上吧!” 黄毛面对眼前突然性格大变的母亲,脸上露出了惊骇,此时这个眼前既熟悉有陌生的面孔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吗?既然是自己的母亲她怎么会忍心杀自己? 他在心底里问自己。 “现在这个灵魂已经不是你母亲的灵魂了,她是尸血封住你母亲的魂魄时,那僵尸之血在你母亲的怨念上凝聚而成,让你杀了你母亲就是为了杀了着怨气凝结成的魂魄,这样你才能保住你母亲的灵魂,让她魂归幽冥转世重生。”房东婆婆看着而眼前性情大变的黄毛母亲,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匕首传一丝丝灵气在其上游走,散发出令纯阳之力。 将匕首递到黄毛的手上,接着说道:“这把匕首是我用纯阳之力和烈阳石炼制,用着把匕首刺入她的身体就可以了?” 房东婆婆用“她”代替了“你的母亲”,就是因为她不想再黄毛的心里给他增加负担,不管怎么样,他面对的都是自己的母亲,在他的心里一定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黄毛颤抖的双手握着房东婆婆弟给他的匕首,看着此时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母亲,他一步步的靠近,心里挣扎着,他下不了手,从小到大不管是犯了什么错母亲从来没有打过他,只有他一直在惹母亲生气,这么一个慈祥深爱自己的母亲,让他怎么能下的了手。 “哈哈!孩子,我是你的母亲你舍得杀我吗?你忘了母亲是如何含辛茹苦的将你抚养成人吗?”就在黄毛一步步朝着母亲走去的时候,他的母亲突然开口说道。 黄毛一愣,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的确,他父亲死的早,是母亲一手将他带大,不懂事的他也让母亲操俩不少心,他实在下不去手。 就在这个时候,那原本脸上露出诡异笑容的黄毛母亲此时面容变得痛苦,身体仿佛好像在反抗着什么。 “孩子,我好痛苦啊!感觉到身体就仿佛万亿蚕食一眼,灵魂都快要蒸发了一样。”说完母亲双膝跪在地上面容扭曲,口中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此时眼前的这个人不管再怎么样,那人依旧是他的母亲,见到母亲突然痛苦的在地上哀嚎,黄毛心头一软,扑了上去,一脸紧张的问道:“妈,你怎么了?” “好难受,感觉到我的意识在渐渐的模糊,我是不是快不行了。”躺在黄毛怀中的母亲,脸上因为痛苦已经彻底的变形了,声音也越来越微弱了。 就在所有人都疑惑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一幕的时候,房东婆婆催促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黄毛,快点,现在那怨气凝聚而成的灵魂正在吞噬你母亲的魂魄,如果等她吞噬完了,到时候就是大罗金仙下也难就你母亲啊!” 还未待黄毛反应过来,那躺在他怀里的母亲脸色瞬间一变,一把握住黄毛的脖子,大笑道:“孩子,为了母亲你必须死!” 她的力量很大,黄毛的脸色已经开始泛红,额头上的血管暴起,气息越来越微弱了。 “黄毛!”众人见状都准备出手将黄毛救下。 黄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见昊天他们准备出手,他将所有人都拦了下来,语气缓慢的说道:“你……们……你们,谁也别过来,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黄毛既然这么说了他们也只好停下来,一脸担心的看着黄毛,此时黄毛的气息已经越来越急促了。 “哈哈!只要你死了,我就能活在这个世上,而且永远也不会死了!”黄毛的母亲将黄毛的脖子死死的扣住,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 因为黄毛将昊天他们拦住了,如果不是这样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杀了黄毛,之前虽然是昏迷,但是黄毛和他们之间的对话她都听到了,只要杀了黄毛她就不会死了,现在昊天他们不上,就没有人能阻止得了她。 “你难道就不怕我杀你!”黄毛的气息也来越弱,额头上已近出现了点点的汗珠。 “我知道你不会,因为我是你母亲!你怎么可能……” “扑哧!”就在黄毛母亲脸上挂着得意的笑,话还没有说完时,黄毛已经将那房东婆婆递给他的匕首刺入了母亲的身体内。 “啊!”一身痛苦的尖叫从黄毛母亲的口中发出,那匕首慢慢的抽出,只见一团团黑色的雾气随着那匕首的抽出慢慢的被抽了出来。 “为什么?你这么爱我,情缘为我放弃自己的性命,你怎么能下的了手。”随着那黑色的雾气被抽出后,声音从雾气中传出了黄毛母亲的声。 黄毛单膝跪在地上,看着手中匕首上渐渐消散的黑影,他喘着粗气说道:“是,我的确很爱我的母亲,为了她我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但是你不是我的母亲,你要将她从我的身边夺走,这还是我不能容忍的。” 就在那黑色雾气越来越淡化之后,躺在地上黄毛的母亲脸上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在那匕首的伤口处,一些晶莹可见的光点飞出,渐渐的凝聚成了一个人形,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黄毛的母亲灵魂。 “妈?”看着那空中母亲的灵魂渐渐的凝聚,黄毛的眼泪忍不住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灵魂已经凝聚而成,在空中悬浮中,从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非常温暖的气息,凝聚的灵魂看到哭泣的黄毛,用手指划了划自己的脸,做了一个不知羞的表情,然后露出了笑脸。 黄毛见母亲的灵魂做了那个表情之后,连忙擦拭了自己的眼泪,这个表情他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这是他小时候每一次被人欺负,每一次哭泣着回去母亲都回去像这样做,并且告诉他,不要难过,要学会坚强,这个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这个表情他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了,自从他走上了社会混起了黑道之后,他见到的之后母亲的眼泪,听到的只有母亲的哭泣声。这么多年他一直让自己的母亲伤心难过,但是母亲依旧默默的帮助他关心他,这才是他的母亲,他深爱着的母亲。 擦拭掉眼角的泪水之后,黄毛一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道:“妈,孩子知道了,我会坚强的,你一路走好。” 说完黄毛跪在地上重重的磕起了头。 那悬浮在空中黄毛母亲的灵魂点点了头,而后对着黄毛挥了挥手,只见一道白色的大门突然出现在空中,那大门打开之后,微笑的母亲缓缓的走了进去,走进了白色的大门,走入了幽冥界。 所有人看到那跪在地上不停挥手的黄毛,眼眶都湿润了,刘恋此时已经靠在昊天的肩膀上涕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