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异变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五十四章:异变

皎洁的满月挂在天上,那洒落在大地之上的月光照射在那血红色的诡异符文上,血红色的光芒染红了整个夜空,使得这一宁静的夜异样的诡异惊悚。 昊天他们几人看的是目瞪口呆。 只见那血红色的古怪符文在受到那皎洁的月光照射下,就仿佛被催化了一样,发出血红的光芒,地上黄毛母亲与潘甜甜的身体被那血红色的光芒将他们包裹,缓缓的升起,光柱冲天而起。 月光聚集,照射在光柱之上,渗透道那古怪的符文中,那古怪的符文变得异常的狂躁,血红色的光芒更甚,那悬在半空中两人的身体开始渐渐的旋转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数万人的鲜血被催化之后,发出的怨气之力也是异常的强大,空中已经可以看到一些若有若无的白色物体漂浮,这些东西都是肉眼很难看的见的东西,它们被称之为冤魂,是人死后灵魂所化。 月之精华的聚集让周围的气氛变的异常的寒冷,那阵阵的微风,就宛如冬日里的狂风,簌簌吹来,让所有人的身体都不由的颤抖了起来。 “尸血封魂阵法中的符文是用万人的鲜血所化,你们所看到的眼前这诡异的光束都是那万人鲜血中的怨念受到了这月之精华的照射使得其激发了那隐藏的狂暴的力量瞬间的激活了过来,这阵法一旦启动,没有紫眼睛级别的修为是无法阻止,所以说这阵法现在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人能阻止,唯一能作的就是等待着结果。”潘主任的脸上流露出了悲伤,他知道这阵法一旦启动不管是结果怎么样,妹妹潘甜甜一定不会活着回来了。 黄毛听了潘主人的话后,他的心里一种莫名的伤心,他不想看到自己的母亲死去,但是在心底里也不想潘甜甜为了救自己的母亲死去,虽然他和潘甜甜认识不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自己和她之间有着一种若有若无的联系,这种联系是什么他自己的说不上来。也许真的想潘甜甜所想的那样,他们在前世的时候就有联系了吧! 看着血光中自己母亲和潘甜甜的面容在高速的旋转中越来越模糊的他的心好痛,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一个母亲,一个自己不想看到她死去的善良的姑娘。现在这一切他们谁也阻止不了黄毛的心里越发痛苦,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他不想看到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血红色的符文在接受月光的照射下越来越诡异,此时众人的周围随着那白色的的冤魂越来越多,他们的耳边响起了阵阵阴森的哀嚎声,声音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再看那阵中,一道淡淡的身影在渐渐的聚集,虽然很虚幻,缥缈,但是却越发的清楚,那聚集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黄毛的母亲。 “妈?”黄毛见到那血红色的光柱中,母亲渐渐聚集的声影,黄毛激动的喊了起来,并扑了上去。 “嘭!” 潘主任身影一闪挡在了黄毛的身前,一掌将他击飞,大声喝道:“你不想活了吗?” 说罢他转头看了一眼那光柱中虚幻的人影,凝神说道:“你母亲失去的魂魄正在聚集,现在时最关键的时刻,这光柱就是抵挡住其它冤魂,让你母亲的灵魂聚集,你如果干扰阵法让其它冤魂闯入的话就很有可能功亏一篑,到时候的后果会怎样我想,就不用我在解释了吧。” 黄毛的身体被潘主任一掌击飞后,那充满力量的一掌让他难以抵挡那侵入身体内磅礴的力量,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昊天见状连忙运转体内的僵尸之力,帮助黄毛抵挡体内那磅礴的力量害怕他受到了更大的反噬。那诡异的一黑一白的僵尸之力进入昊天的体内,黄毛只觉得自己的体内一股寒气与温暖的气息在自己的体内流传,体内那潘主任磅礴的力量被卸去了,这时他才感觉到舒服些了。 “黄毛。你先别急,先看下去吧!”昊天明白黄毛的心里很担心自己的母亲也很答应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唯一能做的好像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 潘主任已经说了那阵法一旦发动,没有紫眼级别的实力是没办法解决破开大阵,现在他们中唯一能破开那阵法的只有刘恋,但是现在刘恋的实力受到了强大反噬之力的限制,所以说现在这里的所有人就和潘主任所说的一样没有一个人可以破开大阵。 “大哥!”黄毛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伤势好了些,他看了一眼昊天,眼中含着泪水喊道。 昊天看到自己的兄弟流出伤心的泪水,他的心里也很难受,给了黄毛一个拥抱,安慰道:“兄弟,别怕,就是天塌下来还有我们在你身边陪着你。” 黄毛扑在了昊天的怀里,像一个孩子一样伤心的哭了起来。 豹子见黄毛伤心的样子,心里一阵阵的心酸,拍了一把黄毛的肩膀说道:“兄弟,你放声的哭吧!这样心里也会舒服些。” 而就在此时,在一旁的小碗看着那光柱中的幻影,她的瞳孔一缩,最后整个人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你怎么了小碗?”一旁的刘恋见到小碗突然的举动,她连忙扶住小碗,抱住起他问道。 小碗在刘恋的怀中不停地滴颤抖着身体道:“刘恋姐姐,小碗感觉好难受啊!” 刘恋听后以为她是感冒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她的额头并没有炙热感,体温也很正常并没有发烧的迹象。 她脱下自己的外套包在小碗的身上道:“小碗,你感觉到那里不舒服啊!” “姐姐,小碗感觉到很冷啊!非常冷,就像是掉进了冰窟里一样。而且头好痛,好难受啊……”小碗说完就昏睡了过去。 此时,黄毛的情绪已经有些好转了,他看着眼前母亲越来越熟悉的幻影,知道自己的母亲很有可能会活过来,在高兴的同时他的心里也很难受也越来越难受,因为母亲的死是潘甜甜的命换过来的,而且在心里那份对潘甜甜的依恋让他不忍看到潘甜甜的离去。 见黄毛呆呆的看着那光柱中的母亲幻影,脸上复杂的表情,昊天和豹子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昊天站头看向刘恋,见到小碗的异常,走到刘恋的身边问道:“师傅,小碗怎么了?” “不知道,她突然说身体很冷,看样子好像是感冒了。”刘恋焦急的受到,同时用自己的外套将小碗紧紧的包裹起来。 “怎么可能?我妹妹长这么大不要说感冒,就连咳嗽我也没见过几次,她怎么会现在感冒呢?”黄毛也看出了妹妹的异样,一脸紧张从刘恋的手中接过妹妹,也试了试他的体温说道。 刘恋看着小碗越来越难看的小碗,又看了看空中那若有若无虚无缥缈的灵魂,她皱着眉头说道:“也许是遇到什么脏东西了,现在这里的怨气太重还没发确定,如果真的想你说的那样小碗一次没有感冒过,这一次很有可能是遇到了脏东西,不然不会有这样反应。” 人死之后魂魄就会受到指引飞向地府,然后转世投胎,但是有些灵魂生前有未了的心愿他们不愿意去地府就留在人间,时间久了就会变成冤魂,冤魂是以虚幻的存在力量非常的弱小,一般是没有办法伤害到人,就算是力量强大的冤魂像害人也就是让人们感觉到一阵阴寒而已们并不致命。 冤魂们想得到力量就需要吞噬其它的魂魄和冤魂,还有人们的怨念,他们的力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变成鬼,鬼的力量就非常的强大了,他们可以幻化实体,杀人与无形。并且可以上人的身体控制人们的思维,这也就变成了鬼上身了。 豹子刚刚说小碗以前从来没有生过病,在根据小碗的能力,刘恋猜测小碗的身份特需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庇护,所她猜测一定是这血尸封魂的怨气招来了强大的鬼上被上了的身。 但是这样又给她留下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问什么鬼没选上小碗,按照道理来说小碗是一个孩子,思想没有那么的杂念很难别上身,相比之下。黄毛几乎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上他的身应该比小碗的更加容易才是啊!思前想后唯一的解释那就是小碗的身份了,此时的她对小碗那隐藏的身份兴趣越来越大了。 “如果真的遇到那东西了,该怎么办啊?”豹子听到刘恋口中说小碗可能是遇到脏东西,更加紧张的问道。 刘恋皱着眉头说道:“办法不是没有,等着里的事情结束之后,交给我来解决吧!” 豹子一定刘恋的这话也算是放心了一半,但是依旧很担心,毕竟妹妹现在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那阵法中黄毛母亲虚幻的灵魂突然发出了震天的哀嚎声,当所有人看到那阵法中黄毛母亲虚幻的魂魄时,所有人都惊呆了,被眼前发生的一幕给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