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真相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四十七章:真相

回到住所的时候小碗已经睡着了,豹子正在房间里焦急的等待着。 “大哥,黄毛怎么样?问出什么了没?阿姨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豹子见昊天他们回来后走上前去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昊天摇了摇头,道:“没,潘主任什么也不肯说。”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豹子问道。 这一路上走来,昊天也想过了,潘主任的话语里明显有难言之隐,既然不说那就说明在极力的隐藏些什么,而且从他的话里听出潘甜甜并没有像他之前告诉黄毛那样回老家结婚了,所以昊天打算跟踪潘主任,这样说不定会有收获。 昊天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黄毛他们,现在一筹莫展的他们对昊天的提出的意见并不反对,毕竟不这样也没有其它办法了。 “大哥,刚刚你们走的时候小碗和我说了一些话。”豹子低声对昊天说道,同时眼睛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黄毛。 黄毛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就一直是双眼迷离,魂不守舍也不知道在想写什么,回来了就一个人坐在一旁,仿佛在努力的思考着什么。 昊天从豹子的举动中猜测的出来,小碗的话里一定是跟黄毛有关,也很有可能就是因为阿姨的事情,他转头看了一眼黄毛,沉思了一会问道:“是因为黄毛吗?” “恩!”豹子点头,同时附在昊天的耳边低声的说这些什么。 昊天一听,神色一愣,看着一旁陷入迷离的黄毛,他知道这件事情是该告诉黄毛的时候了,因为是兄弟所以他不能再瞒下去了。 “黄毛,你记住今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兄弟们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昊天决定之后,叫醒了一旁双眼迷离陷入沉思的黄毛。 黄毛从回来就一直在思考着刚刚潘主任说的话,联想起在潘甜甜将要给他之前的那件事情,他猜测潘甜甜现在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也许这两者之间有一定的关系。正在这个时候,昊天的声音突然将他唤醒。 “大哥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啊?”回过神的黄毛不知道昊天为什么突然说一些,让他听起来特别的别扭话。 “黄毛,既然我们都是兄弟这件事情就该你知道的?”昊天起身走到了黄毛的身边坐下了,拍了拍昊天的肩膀道。 “其实,在我们离开南开市去美洲的时候小碗就看出了阿姨的死讯。” “是吗?”黄毛听了昊天的话后,语气很平淡,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 昊天、刘恋还有豹子见黄毛异常的平静,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其实,我的母亲在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众人沉默的时候,黄毛突然开口说道。 黄毛的这话一说就更让所有人咋舌了,他们不知道黄毛是怎么知道母亲已经死了的,而且更让他们惊讶的是为什么已经死去了的人既然还能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在你们走后不久,我母亲就因为身体原因住院了,潘甜甜也是在那个时候和我们认识,她人很美,也很好,每天都没事的时候陪母亲聊天,一见到我就傻笑。那一段时光是母亲也是我最开心的时间,后来母亲检查出来得了肺癌,当时我感觉整个天都蹋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接受治疗,想让他留在我的身边更久一些时间。”说着,黄毛一个七尺大汗眼中开始流出了泪水。 “从那以后每次母亲化疗的时候我都一个人躲在走廊里偷偷的哭泣,我不想母亲这么早的离开我,后来有一次被潘甜甜撞见了,她见我一个人默默的伤心也没有说什么就独自离开了。后来某一天,我总是感觉到心里很烦躁就放下手上的工作跑到了医院,当时在母亲的病房门口,我听到了潘甜甜和他哥潘主任的对话。” 说着黄毛接过刘恋递给自己的纸巾将眼角的泪水擦拭去,接着说道:“那个时候我听到她们说母亲因为知道自己的病情了,为了不拖累我已经自杀了,当时我听到这个的时候心都碎了,正当我准备冲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潘甜甜说要救我的母亲,但是潘主任一直极力的劝阻,不让她那么做,但是潘甜甜说说什么也一定要那么做,当时的我并不想母亲死去,所以就默默的离开了,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等我在一次回到医院的时候,母亲就像没事人一样躺在床上和潘甜甜谈笑,她好像就把自己自杀的事情都忘了,依旧个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也就是那一天潘甜甜把这个东西给我的。从那以后我按照潘甜甜的话将药水在给母亲用,母亲的身体也一天天的变好,而潘甜甜也将这个交给我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黄毛说着拿着手中装着绿色液体的小瓶子,轻轻的抚摸动作很温柔。 “因为潘甜甜母亲再一次回到了我的面前,但是奇怪的是母亲的病虽然好了,但是她的脾气却越来越狂躁,就像你们所见到的一样,现在的母亲完全不在是以前那个我熟悉的母亲了。”伤心的泪水再一次从他的眼中流了下来。 昊天听了黄毛的话后看了一眼刘恋,事情果然和小碗所预见的一样,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是他们最不想见到的一幕,但是命运既然已经这样安排了,还有谁能阻止,现在他们唯一做的就是要弄清楚潘主任他们是怎么让黄毛的面前死而复生。 不过在此之前昊天还是决定把将要发生的事情告诉黄毛。 “黄毛,其实阿姨的死并不是一次。”昊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本就伤心的黄毛被昊天这么一说现实一愣,而后异常激动的问道:“怎么回事,难道我的母亲还会再吗?” “没错,阿姨还会死,而且杀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昊天憋了老久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这样?怎么可能回事我。虽然现在母亲很烦,有些时候也很让人讨厌,但是在怎么样他也是我的母亲我怎么会可能会杀她呢?大哥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一定是的。”黄毛苦笑着看着昊天,他在乞求着昊天点头。 但是现实永远都是那么的残酷,昊天摇了摇头,道:“这不是我说的,是小碗说的,她在我们离开南开市的时候就已经见到了,而且就在刚刚,她还说自己见到了阿姨身体内的灵魂很痛苦,而且留在她身体内的只不过是一些残缺的灵魂而已。” 昊天低头,没有再看黄毛,他不忍见到自己兄弟那痛苦的表情,但是这是事实必须接受,对于小碗的能力黄毛是很清楚的,他呆呆的看着躺着床上那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整人的的身体都僵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