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阴阳二力共存的僵尸之力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四十三章:阴阳二力共存的僵尸之力

时间流逝,转眼间昊天已经在山洞中修炼了三天有余。 洞口中阵阵寒气涌出,将周围的空气降到了冰点,空气中的水汽已经开始凝结,洞口处修炼的豹子的身上和山洞的岩壁上已经开始结上点点的冰晶。 越往山洞内部走去,山洞中的洞壁上结出的冰晶也越来越多,再深入其中到达昊天所在的位置时,整个山洞的洞壁上都布满了冰霜,昊天此时整个身体都已经变成了一个冰人,如果不是周身萦绕着那诡异的黑白两色的僵尸之力,很难想象眼前的这个已经被结上厚厚冰霜的男人既然还活在这个世上。 昊天急速的运转体内的太阴炼经,那残在体内的纯阳之力也让他一点点的给炼化了,在此同时他的身体上那一层冰霜渐渐的开始龟裂。 “叮铃!”伴随着一阵轻盈的破碎声,昊天的身体内那层厚厚的冰霜被瓦解。 一股强大的气流从昊天的身体中汹涌而出,昊天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爽,睁开双眼,因为血脉的纯正,那纯黄的双眼中没有夹杂一丝的杂色,犀利的眼神透露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将身体中的所有纯阳之力彻底的炼化之后,昊天突破了白眼僵尸,达到黄眼僵尸的境界,而且实力却远远不是一般的黄眼僵尸所能抗衡。 此时,刘恋和小碗正在洞外焦急的等待。 因为昊天释放出来的寒气越来越强,辐射的范围越来越广,但威力却只增不减,小碗没有办法承受那咄咄逼人的寒气,所以刘恋在这三天里一次都没有敢带小碗靠近那山洞百步。 “刘恋姐姐,我们还有要在这里等多久啊?哥哥他们什么时候出来啊?”小碗坐在一棵枯死的大树上,看着眼前不处的山洞,他的中拿着一只枯树枝在地上无聊的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对着身边的刘恋说道。 刘恋看着那山洞中散发出阵阵的寒气,她若有所思的回答道:“也许很快就出来了。” 而就在刘恋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小碗一直盯着的山洞处,两道模糊的身影渐渐的出现在她们两人的面前。 身影由远及近,模糊的身影渐渐的开始清楚,两人正是在山洞中修炼了三余天的昊天和豹子。 此时正是白天,太阳高照,豹子既然能顶着太阳的照射,那就说明他的实力已经达到黄眼僵尸的实力,而更让刘恋惊讶的是豹子身旁的昊天。 她从昊天的身上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昊天此时的实力已经突进也就是说他的力量得到了提上,体内僵尸之力的寒气就会越重,但是现在他从昊天的身上所感觉到的并不是那么的冰冷的感觉,而是隐约的从他的身上可以感觉到一丝温暖的气息,那种温暖的气息给她的感觉是像是一种天生的畏惧。 这种畏惧正是僵尸对纯阳之力的那种畏惧,虽然很微弱,但是刘恋依旧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种感觉在之前并没有而是在他炼化纯阳之力之后才有,也就是说现在,在昊天的身体内依旧有纯阳之力的存在。 “师傅。”昊天看出了刘恋脸上的疑惑走到了刘恋的面前道。 “你应该感觉到我体内的异样了吧!” “嗯!在你的体内我依旧感觉到一种纯阳之力,而且我并没有发现你的身体内对它的抗拒。”刘恋如实的说道。 昊天并不忙解释,他运转体内的僵尸之力,瞬间黑白两色的僵尸之力将他包裹。 刘恋见昊天体外萦绕着那诡异的黑白两色的僵尸之力,震惊的说道:“你体内的僵尸之力怎么可能有纯阳之力的存在。” “我不知道,我将体内全部的纯阳之力都炼化之后就发现我的体内僵尸之力中拥有了纯阳之力,而且我还发现它对我并没一丝的威胁,与我身体内的僵尸之力也没有任何的冲突,感觉两者就像共生的一样。”昊天也很纳闷的说道。 “你说你体内的僵尸之力与那纯阳之力是共生的。”刘恋追问道。 “不是僵尸之力与纯阳之力共生,而是纯阳之力和纯阴之力共生它们组成了我体内的僵尸之力,这黑白二气就是炼化后的阴阳二气。”昊天解释的说道。 刘恋被昊天这么一说彻底彻底的震惊了,一个僵尸体内阴阳之力共生组成将会之力,也就已经打破了僵尸接万年来的定律了。 在这样诡异的现象,刘恋不敢说从古至今没有一个存在的,但是至少在她所知道的范畴内昊天是第一个。 刘恋惊悚的看着眼前的昊天,与其一起生活的这么长的时间里,眼前的这个男人给自己的震惊太多太多,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昊天身上对她来说也没有那么的惊讶了,因为之前自己的猜测已经被老人给确定了,昊天就是那传说中的异类,一个颠覆一切创造一个新篇章的僵尸。 相对于刘恋来说,昊天对自己体内的僵尸之力也很是疑惑,她当初只是想着自己不能死,将体内的纯阳之力压制住,所以就用体外的纯阴之力,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两者既然在抗衡的时候被太阴炼经同时炼化,阴着转阳,阳着转阴,使得自己的体内阴阳二力共存,组成现在这诡异的僵尸之力。 “哥哥,你们可算是出来了,你知不知道小碗等你们等的好无聊啊!”小碗听到刘恋和昊天的对话,抬头看到自己等了三天的哥哥终于出来了,她跑到豹子的面前一脸不悦的说道。 “小碗乖,哥哥让小碗等急了是哥哥的不对,哥哥认罚!”豹子抱起面前的小碗笑着说道。 “小碗不要罚哥哥!小碗想回家!这里一点也不好玩,虫子多,每天都吃一些难吃的东西,人家不要在这里呆了。”豹子怀中的小碗埋怨的说道。 豹子听到自己这个妹妹回家的理由,苦笑一声道:“好的!哥哥这就带你回去。” 说着豹子扭头看了一眼昊天道:“大哥,你看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昊天一听说回去,脸上的眉头皱了起来,一脸的忧郁,他的心里依旧记得小碗的那个预言,现在他们对黄毛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到底是陷入了怎样的抉择会让他做出那样的事情,这些都是他们所担心的事情。 因为他们来的时候手续都是金先生办的,所以护照什么的他们都没有拿在手中,想回去正常的途径是走不了了,豹子就利用自己以前在美洲的一些关系,通过特需的途径离开了美洲朝着赶回华夏国。很快他们也在华夏国里接受另外的一个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