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破阵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四十章:破阵

昊天的身体在被那纯阳之力摧残的快到垂死边缘时,他突然想到一开始那纯阳之力在体外的时候受到寒气的压制,他决定冒险一试,将体外的寒气吸入体内,利用寒气压制体内的纯阳之力最后在炼化他们。 在那寒气刚刚入体后与纯阳之力相遇时,两者相互排斥可以说让昊天深受其害,昊天利用意志控制这那寒气与纯阳之力,那寒气与纯阳之力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寒天的控制,最后在昊天的身体内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你,两者均衡在昊天的身体内游走。 寒气与那至阳之力在太阴炼经的炼化下转变为僵尸之力,此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不断的增加,刚刚那纯阳之力在摧残身体的同时也将他的身体淬炼了一遍,现在他身体的强度也变的更加强硬。最让昊天感觉到疑惑的是那寒气与纯阳之力转变而成的僵尸之力。 之前自己吸收月之精华的时候那僵尸之力单纯是白色,像烟雾一样,但是现在体内的僵尸之力确实由黑白二色,两者盘旋在自己的体内,相依相生看起来很诡异。 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寒气和纯阳之力都被昊天全部都炼化为僵尸之力,他运转那比以前更加强大的僵尸之力,来治疗自己身体因为刚刚的战斗而残破不堪的身体。 增强后的僵尸之力变得比以前更强,修复身体的速度也变得比以前更快。 “呼!”昊天长呼一口,污浊的气息从他的口中吐出,那纯阳之力终于被他给炼化了,那痛苦的折磨他可不想在尝试了。 昊天炼化身体内的纯阳之力之后,一跃而起,从池中跳了上来。 “昊天,都怪我险些害死。”刘恋见昊天生龙活虎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她一颗悬着的心也彻底的放心了,她眼中含着眼泪紧紧的将眼前这个刚刚死里逃生的昊天抱住,这次在昊天的身上又一次的出现了一个奇迹,是这让他活了下来,不然刘恋以后的生命里都会被愧疚随牵绊着。 昊天在那池中,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一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会死?你怎么险些害死我?” 刘恋听了昊天的话后,就给昊天解释了一边,他一听那寒气原来是师傅的血燃烧后所产生的纯阳之力,他安慰刘恋道:“刚刚的确生死一线要不是你释放的鲜血燃烧的纯阳之力我估计早死了,你怎么是害我呢?你这是救我?” “昊天哥哥,你不知道刚刚刘恋姐姐为了救你放了多少血,刚刚想帮忙他还没让。”这个时候小碗指着刘恋的手腕说道。 “我一定会让他们还回来的。”昊天了小碗的话后,拿起刘恋的手腕,发现在刘恋的手腕处条长有五公分的伤口,伤口处依旧留着紫红色的血液干涸的痕迹,昊天心痛的说道。 “只要你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刘恋说着看了一眼满脸怒气的昊天。 昊天放下刘恋的手腕,愤怒的说道:“我这就破了这狗屁阵法,宰了那老家伙。” 现在阵法的阵眼虽然被他给破了,但是这阵法并没有被破,那四灵兽的幻想失去了阵眼的力量幻影已经淡化了,却并没有彻底的消失,他们怒视自己眼前的敌人,企图将眼前的四人吞噬。所以说现在破阵才是最关键。 “困了老子这么久,现在老子就把你们四灵兽打成虫。”昊天早就在体内窝着一股火,被那纯阳之力摧残的身体在那增强的僵尸之力修复后,体质已经比以前更加的强横了,他想试试自己现在的身体,所以打算强行破阵。 他运转体内的僵尸之力,周身萦绕着诡异的黑白气息,双拳紧握,感觉到自己的伤身体内充满了力量,一种不吐不快的冲动由心而生。力量注入紧握的双拳,看着那因为失去了阵眼的力量越来越弱的四灵兽的幻象。 “吼!吼!吼!吼!”四灵幻象的幻影发出力量的吼声,失去力量之源的他们感觉到威胁,蓄势待发朝着昊天冲去。 昊天双脚用力,感觉到将自己的力量运转到极致,他需要发泄心中的那份压抑已久的力量。 拳上生风,面对到那强大的压势昊天无所畏惧,大喝一声朝着那聚集在一起的四灵兽的幻象冲出。 此时在四灵凶杀正的外面。 “老板这四灵凶杀阵真的能将他们彻底的给解决吗?”金先生看着眼前一片混沌的凶杀阵,对着自己眼前的老人问道。 老人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那墨黑色的双眼凝神着阵中,眼中杀机毕露,一脸自信的对身后的金先生说道:“放心吧!这四灵凶杀阵本就是上古遗漏下来的阵法,他引动天地之间四灵兽的弑杀之气,并且我将你那纯阳之血作为阵眼使阵法的威力大增,此阵法一旦凝聚出四灵兽幻象成功,不要说以他白眼僵尸,就是紫眼僵尸也够他们吃一壶。” 金先生对着四灵凶杀阵的威力他是知道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跟在老人的身边这么久,也见过了不少的僵尸,像昊天这样在身为白眼僵尸更是不可胜数,但是没有一个让他感觉到那种发自心底的恐惧,这一次他感觉到没有昊天没有那么简单对付。 “放心吧!这杀阵的威力你之前又不是没见过,就算这小子是那传说中的异类,但是在至阳的童子纯阳之力面前,他最终还是逃不了一死,毕竟他这是……”老人好像感觉到了金先生的顾虑,接着说道。 “四灵幻象吗?在老子面前你们都得给破粉碎。”就在老人的还没有落下的时候,那混沌的阵法中,传出了昊天的震怒。 老人听到阵法中昊天的声音,原本自信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畏惧,呆若木鸡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金先生本就感觉到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的结束,现在果然出现了意外,当昊天那让人畏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他也感到十分的震惊,同时他知道现在就连四灵凶杀阵都无法困住并杀死昊天,那他的实力是自己和老板所无法抗衡的,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走为上了。 “老板,我们还是快逃吧!”金先生反应过来后对着眼前呆若木鸡的老人说道。 在昊天的一声震怒之下,那四灵凶杀阵原本的混沌之色渐渐的散去,昊天一行四人的身影渐渐的清晰。 “老板,快逃吧!就连着四灵凶杀阵都无法困住他我们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金先生见老人迟迟未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将手搭在老人的肩膀上,身体开始渐渐的开始变得透明。 “想跑!”在那四灵凶杀阵彻底的消散的时候,昊天见金先生正欲带着老人隐身逃窜,他的冷笑一声而后身体如离弦之箭,朝着金先生和老人飞去。 金先生本欲带着老人逃跑,那阵法混沌消散后,眼前昊天清晰的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而后他的自己耳边想起了昊天的声音。 他自知不妙,连连后退。 “我说过敢动我师傅的人都得死。”当金先生的耳边再一次响起昊天的声音时,他只觉得一阵狂风掠过,而后脑袋一沉,整个人飞了出去。 速度之快,力量之大,让金先生毫无还手之力。 老人见昊天将金先生一脚踢飞后,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抬头看向昊天,此时的昊天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变了,变的越加的强大,乳白色的双眼中夹杂着点点黄色,他知道昊天一定是在刚刚得到了一个强大的力量,你股力量如果让他消化的话足以将他的实力在提升一个等级,变为黄眼僵尸。 而且更让老人疑惑的是他的身体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不像一开始时单纯的阴寒之气,在那阴寒之气隐约传来刚烈之气,他知道只有纯阳之力才会散发出来这样的气息,给人一种祥和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沐浴在阳光之下让人非常的温暖。 僵尸本就是阴寒之体,至阳之力就是他们的克星,他们要向吸收至阳之力就必须将那至阳之力炼化转阴才可以,就算那纯阳之力转变为纯阴之力被僵尸吸收他们都的体内也不会有纯阳之力的阳刚气息啊!但是现在而给他的感觉确实这样,昊天身体你的刚烈之气正是纯阳之力所散发出来。 “你……你的……的体内怎么可能有纯阳之力?”老人知道自己的最后的一手失败了,昊天将那纯阳之血燃烧的纯阳之力炼化为纯阳之力吸收,但是就算这样他的体内也会纯阳之力,他疑惑的看着昊天吞吞吐吐的问道。 昊天那乳白色夹杂这淡淡的黄色的眼睛看着老人,道:“这个就得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最后留的那一手我也不会将那纯阳之力全部都吸收进入自己的体内。” “什么?你将那纯阳之力直接吸收到自己的体内?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老人诧异的看着昊天说道。 纯阳之力本就是僵尸的克星,将那纯阳之力直接就吸入自己的身体,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吗?但是现在昊天去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不但没有死反而实力更加精进了。 “你想到我们尝试着吸收那纯阳之力,所以就在纯阳之力上动了手脚,让我在吸收纯阳之力的时候反被那纯阳之力反噬,但是你绝对想不到我师傅的血脉乃是纯阴之血,虽然不能绝对的压制纯阳之血燃烧的力量,但是已经足够压制那纯阳之力了。”昊天看着一脸疑惑老人的说道。 “你既然能让纯阳之力与纯阴之力在体内抗衡而不爆体而亡!”老人对昊天越来越感到震惊了。 昊天从一开始到现在就一直就给了老人太多的震惊,这一次给更是让老人不敢相信。一个僵尸能将纯阳之力吸收自己的身体中而完好无损,这样的僵尸他也还是第一次听说过。不过转念一想那个流传了千百年的传说,他也无话可说。 “现在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昊天早就对老人起了必杀之心,他对眼前的老人虽然有怜悯,但是绝对不能他在这个世上。 体内的僵尸之力体内的僵尸之力运转,强大的气势之下老人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加的困难,他知道这一劫他阿是躲不过去了。 老人惊恐的眼神看着眼前的昊天,此时昊天给他的感觉宛如那高高在上的天神一般,让他无力亵渎,他不敢直视昊天那让人畏惧的眼睛,从那双眼睛了他看到自己的的未来,自己死亡的未来。 他不想死,这么多年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为了自己能够长生不死,为了自己飞升仙界的理想而努力,他不在乎自己孤独终老,不在乎自己受世人唾弃,为了理想而苦苦坚持了这么多年,到头来一起终究是过往云烟,终成南柯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