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炼化纯阳之力(一)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三十九章:炼化纯阳之力(一)

昊天跳入那熊熊燃烧的纯阳之血中后,那狂躁肆且无忌惮的纯阳之力仿佛要将他吞噬一样。疯狂的侵蚀他的身体,他只觉得的在那狂躁的纯阳之力的侵蚀下整个人都快烤焦了,体内的水汽快速的流逝,嘴唇已经开始干裂流出乳白色的血液。 他自知在这恐怖的纯阳之力侵蚀下,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连忙运转体内的僵尸之力,利用那至寒的僵尸之力来抵挡那纯阳之力的侵蚀。 体内至寒的僵尸之力运转,身体所受到至阳之力的侵蚀所有缓解,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身体也舒爽了很多。 但是还不容昊天享受这体内至寒的僵尸之力带来的片刻舒爽,那燃烧的纯阳之血在昊天运转体内的僵尸之力时的瞬间就仿佛受到刺激一样瞬间火势大涨,昊天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僵尸之力已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倾巢而出,被体外熊熊燃烧的纯阳之力吞噬。 “扑哧!”一口乳白色的血液从昊天的口中吐出。 刘恋一见池子那纯阳之力在昊天运转僵尸之力的同时变得越加的狂躁,她的脸色一变大喝道:“不好我们中计了。” 豹子一也看到昊天此时的情况,听到刘恋的话后问道:“那老家伙是不是又阴了我们一道。” 刘恋脸色阴沉的说道:“因为汽油属水常年埋与地下其性极寒,在之前那纯阳之血燃烧的时候它多少有些压制,纯阳之血燃烧后受到了寒气压其力量受到限制,现在所有的寒气被它驱散,可以尽情的释放自己时被昊天的体内至寒的僵尸之力压制,那就等同于火上浇油,使得它的威力更甚昊天现在的力量恐怕没法吸收这么狂躁的纯阳之力转化为纯阴之力。” “什么?那岂不是说大哥现在很危险了。”豹子一听一脸忧心的看着池子中的昊天。 刘恋没有说话,她不着知道给怎么回答豹子的话,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没有看出来老人既然留着这么一手,现在纯阳之力已经越发的狂躁,昊天的身体更本就受不了这狂躁的纯阳之力,很有可能有性命危险。 此时的四灵凶阵已经变得越来越混沌,那阵中的纯阳之血受到寒气的压制时更加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全部的力量,来吞噬眼前一切阻止自己的力量,并将他们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随着阵眼处释放的力量越来越强大,那阵法中四方的四道幻影越来越清晰,那东方主宰青龙的鳞片也越来越清楚了,张口躬身,蓄势待发。 “刘恋姐姐,你快想办法救救昊天哥哥吧!昊天哥哥一定很难受。”一直盯着池子中昊天看的小碗,见昊天痛苦的挣扎,整个脸型都变形了,眼泪从眼角里流了下来,扯了扯刘恋的衣角说道。 刘恋见小碗伤心的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她蹲下身,擦拭小碗眼角的泪水,看着此时深受煎熬的昊天她也是非常的担心,但是那纯阳之血现在被昊天体内的至寒的僵尸之力给彻底的唤醒,原本就被寒气压制的纯阳之血现在被昊天激怒之后那威力就会剧增,想要压制那强大的纯阳之力除非用极寒之物帮助昊天压制那纯阳之力,但是那至阴之物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弄到,再说他们现在被困在这四灵凶杀阵中,根本就没办法去找啊! “小碗,不是姐姐不想救昊天哥哥,而是这纯阳之血燃烧后的纯阴之力非常的厉害,我也相救昊天哥哥,但是我们现在到哪去弄那至阴之物来帮他。”刘恋现在也非常担心此事的昊天,她没有想到老人会留这么一手,面对现在这突然发生的时间她一时间也晃了阵脚。 小碗听刘恋也没有办法救昊天,她看着池中的昊天,不停的哭着,可是她的眼泪并换不来那纯阳之力怜悯。 “豹子,你这是干什么?”在刘恋擦拭小碗眼泪的是时候,只见豹子将自己的手臂划开,用鲜血滴进池子里。 “你不是说用至寒之物吗?我们的鲜血不就是属寒吗?现在我们唯一能救大哥的办法就用我们鲜血了。”豹子一边将自己的血滴进池子里一说道。 “没用的!虽然我们僵尸的血脉是属寒,但是根本没法压制那纯阳之力,只会适得其反,除非是……”说道这里刘恋突然停住了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脑门接着说道。 “糊涂,真糊涂!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刘恋因为突然慌张忘了自己是纯阴血脉的事情,她虽然之前和昊天交合之后,体内的纯阴血脉没有童子满月的纯阳之力强大,但是她体内的至阴之力至少可以帮助昊天压制纯阳之力让他放心的吸收还是可以的。 豹子见刘恋突然拍打自己的脑门很是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我的血脉是纯阴之血,刚刚因为过于慌张把自己是纯阴血脉的事给忘了,要不是你,现在我也想不起来,只要我的血滴进去,纯阴血脉的纯阴之力一定能帮昊天研压制那纯阴之力,帮助他吸收。”刘恋解释的说道,同时她也在心情乞求着不要在发生意外了。 “那就太好了,这下大哥走算又救了。”豹子同样一脸高兴的说道。 在豹子说话的时候,刘恋将自己的鲜血滴入那燃烧的池子中,纯阴之血燃烧后的纯阴之力将昊天包裹着,那纯阳之力企图将昊天吞噬,纯阳之力与纯阴之力两两相对,既然以昊天的身体为中心开始不停的旋转。 此时池中的昊天受到那纯阳之力的侵蚀,体内的僵尸之力已经被它消失殆尽,那纯阳之力侵入心肺他感觉到自己的内脏仿佛就快融化了一般。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一股寒气萦绕全身,那股寒气的突然到来让他感觉到身体瞬间得到缓解,而转瞬间那纯阳之力的灼烧感有袭来,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周身一股至寒一股至阴之力在抗衡。 “昊天,就是现在趁这个时候赶快将纯阳之力转化为纯阴之力给吸收了。”就在昊天纳闷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时,他耳边边传来了刘恋的声音。 昊天也不做迟疑,连忙运转体内的太阴炼经,将那池中的纯阳之力吸收到体内,他体内的僵尸之力早已被那燃烧的纯阳之力侵蚀一空,为了补充身体内被吞噬一空的力量,运转太阴炼经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将体外的那阴阳二力全部都吸收到自己的体内。 刘恋将鲜血滴进池中之后,那纯阴之力虽然不能彻底的压制住那纯阳之力,但是也为昊天争取了不少的时间。 当她看像那池子中的昊天时,她再一次的被昊天给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