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中计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四章:中计

“昊天!你给我滚过来!” 午夜时分正在楼顶修炼的昊天耳边突然响起刘恋那怒喝,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鬼叫些什么? 昊天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下了楼去。 “我说师傅啊!你这大半夜的鬼叫什么啊!是不是寂寞了想找一个男……”昊天从楼顶上走了下来,看到客厅刘恋的倩影心中升起一丝调侃之意。 可是看到刘恋那眼角流露出的一丝寒意,昊天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刘恋倩影一闪,来到了昊天的身边,接着就看到昊天的脸色一变,面部的肌肉开始慢慢的扭曲了起来。只见刘恋的芊芊玉手正在昊天那娇嫩的耳朵上蹂躏。 “怎么?是不是想说说师傅寂寞了想找男人了啊!”刘恋说着玉手的力气慢慢的加重。 昊天就纳闷了,为什么,刘恋总是喜欢扯着他的耳朵,而且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耳朵变形的痛苦。 虽说现在已经变成僵尸了,可是力道达到一定的程度依旧是可已感觉到痛楚。而且这种痛楚那可是钻心的疼。 昊天拖着自己被刘恋拧这自己耳朵的手,一脸痛苦道:“师傅!手下留耳朵啊!你要是在用力的话我估计依旧这耳朵就废了!你看你这徒弟一脸英俊潇洒,你要是给拧掉一个耳朵多丑啊!走出去说是你的徒弟多丢你人啊!” “少给我贫嘴,现在知道痛了吧!那你在肆无忌惮的吃我冰箱里的食物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心疼呢!”刘恋说着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我还特意叮嘱你了,让你省着点吃,省着点吃,你可倒好,我原本准备一个月的食物让你一个星期不到给吃完了!” 刘恋之所以这么气愤原因就是昊天太能吃了!在自己这住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除了修炼就是吃饭了,而且饭量还是非常的大,一个人一天就是她三四天的饭量。 昊天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刘恋彻底回到了革命前,现在刘恋也开始为了之后的吃饭问题担忧了。 “不就是饭量大了点,多吃了一点东西吗?你也不至于这样吧!”昊天并不知道刘恋弄来那些食物的艰难,很是不解的反问道。 一听这话刘恋就更生气了,昊天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现在做僵尸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啊!特别是做一个不随便杀人吸血的乖乖僵尸就更难了! 因为每天的食物都需要花钱来购买,通过正常的途径获得的鲜血那可是虽然实惠但是手续繁杂,是很难弄到。只有通过其它的途径来购买了!其它途径也就只有黑市了,在黑市上鲜血交易那可是比黄金还要贵的存在。 昊天现在只知道每次鲜血吃完后刘恋都会弄来一些,他并不知道刘恋是怎么弄来的也不知道弄那些鲜血的艰难,有这样的反应也是能理解。 “臭小子!你说倒是很轻松。”刘恋狠狠的拧了一下昊天的耳朵,直到昊天眼角泛出泪光才肯松手。 昊天捂着自己的耳朵,在地上不停的蹦跶,样子很是滑稽。 刘恋见状扑哧一笑,脸上的怒色一笑而散,讪讪道:“这是对你的惩罚,让你知道什么就做痛。” 昊天哭丧这脸,眼角的泪光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师傅啊!你真狠!”昊天揉着自己的耳朵眉头紧皱的看着刘恋。 “这都是你自找的!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你知道你在我这里这一个月的时间你吃了我多少吗?就没见你这么心疼过。”刘恋对昊天的一顿蹂躏之后心中的怒气也渐渐散去。 昊天还是有些不懂,不就是一点血吗?能有什么,医院,血库随便一个地方都可以买得到,至于这样吗? “你是不是以为我弄的那些鲜血很简单啊!”刘恋从昊天的眼中看出了他的疑惑最追问道。 这件事对昊天也是充满了诱惑,他也想知道自己的这个美丽师傅为什么会为了一点鲜血会这么生气。 “难道很难吗?”昊天并没有隐瞒自己心中的想法。 刘恋就知道昊天会这么回答,解释道:“我不是说过吗?我们是僵尸,如果要杀人吸血的话那谁会是我们的对手,但是我们不能随便吸人血啊!做僵尸也要做一个有原则的僵尸不是,要是随意杀戮的话那就成杀人机器了。所以为了不成为杀人机器我们只能通过其它途径来弄些鲜血了。” “医院和血库不是有很多的血吗?”昊天打断刘恋的话,他依旧想不通,就算不能杀人吸血那就只剩下买血,买血医院和血库那可是有很多啊,花点钱不就是了,很随意的吗?至于为了那么点血生发么大的气吗? 刘恋白了昊天一眼,道:“亏你还是一个读书人,还是一个大学生连这一点常识都不懂。在会说了,那些不得花钱啊!” 昊天呵呵一笑,挠了挠头没有说什么,毕竟说起现在的大学也就只能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操蛋。 “医院里的血是从血库里面掉运,不管是医院还有血库鲜血购买都是有严格的规定和繁琐的流程,最重要的是要有严格的身份证明,就这一条也经我们给毙了。”刘恋接着说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要是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就只能通过黑市买血了!”昊天恍然大悟。 “恩恩!” 刘恋点头说道:“只能通过黑市来买了,可是你不知道黑市的血那叫一个贵啊!现在市场上的黄金也没有黑市的血贵。” “不会吧!有那么恐怖吗?”昊天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怎么不会,以前血库充盈的时候,有些领导以公谋私将血买到了黑市,可是自从出了一个什么郭什么的一捣乱,献血的人少了,血库现在也告急,黑市那里的血很明显不是人献来的,他们也需要盈利不是。”刘恋摊手说道。 刘恋说起那个姓郭的昊天倒是有些印象,不过那些都是在网上了解到的一些信息,真实性不敢保证,不过听刘恋这么一说看来这件事真实性很高。 “现在我手里的积蓄都被你这几天给挥霍一空,现在没钱没血了。以后我们吃什么,你说我能不生气吗?”刘恋说着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昊天。 昊天一见刘恋瞪自己,吓的一哆嗦,连忙捂着自己的耳朵,他可不想自己活活被刘恋折磨死。 “那个师傅,我们就不能想想其它办法弄点血回来吗?大不了我这几天就去找个兼职挣钱去呗!”昊天脸上露出一脸的委屈道。 刘恋见昊天一脸委屈反倒是有些不悦道:“你还委屈了,要不是你那么能吃我能这么快被你吃穷吗?你出去打工挣钱也是应该的。” 说道这刘恋顿了顿,嘴角露出一丝天真无邪的笑道:“你不是说过你包养我吗?这可是可是一个机会,也是你应该的。” “包养你,光管你吃管你住,那我岂不是很吃亏。”昊天看着刘恋那凹凸有致,一脸yindang的笑着道。 刘恋的气势一沉,低声道:“那要不要我给你来点你兴奋的刺激。现在正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虽说昊天是刘恋变成僵尸,并没有对她太过恐惧,但是因为等级上的差距昊天多少对刘恋的气势有些畏惧,那是一种产生心底的恐惧让他无法抗拒。 “师傅,你消消气,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嘛!何必这么当真呢!现在冰箱里一点鲜血也没有了,还是想想办法弄些吃的吧!我现在好饿哦!”昊天连忙岔开这个敏感的话题道,他可不想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自己的大好时光就这样死在眼前这个美女师傅手上。 “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做的,每天除了吃饭就是修炼,可是也没见你的实力增长多少。”刘恋开始抱怨着昊天每天修炼实力也不怎么增长而且还那么能吃。 “呵呵!” 昊天不好意思的呵呵一笑,用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道:“我也不想啊!我也很努力了,可是不着知道为什么每天都感觉那么饿,自己的肚子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怎么填都填不饱。而且我已经很努力了。” 昊天这么说刘恋倒也是一点不反对,他的努力自己是看着的,可是不管怎么样在她的眼中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饭桶,除了能装些饭一点用也没有。 “现在我们就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偷血库了。”现在刘恋也有些饿了,不然她也不会在半夜鬼叫了。 刘恋说的其实昊天也想到了,现在他们没有钱唯一能弄到血的办法那就是偷了,不然他们就是杀人,可是刚刚刘恋已经说了杀人的风险太大所以估计她不会冒这个险。 “那个师傅!我们现在就去吧!我真的饿的不行了!”昊天现在可不管怎么弄到鲜血,他现在只想填饱自己的肚子。 刘恋看着昊天那猴急的样子道:“走吧!不过你要注意了一切听我的,不然估计你小命难保。” “不会吧!我们就去偷个血库又不是杀人,那些修道士应该不会把我们怎么样吧!”昊天想不明白不就是头一个血库,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至于这样小心翼翼吗? “你傻啊!血库那么重要的地方肯定有人把守了,不然还不被僵尸洗劫了。”刘恋鄙视道。 昊天一拍自己的脑门道:“也是啊!要是没人把手大家不都去头血库了。我怎么没想到呢!” 刘恋撇了一眼昊天,走出门道:“饭桶也用考虑问题吗?” 昊天也懒得在和刘恋斗嘴,他现在已经感觉饿的不行了,还是早点弄点血好一些。他也没有说什么就跟在刘恋的身后出了家门。 午夜时分,两道黑影在皎洁的月光下穿梭。 南开市的血库就在东城区不远的一个郊区,昊天和刘恋的速度很快,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赶到了。 此时,在血库内。 “真是无聊,也不知道师父那个老家伙想些什么,非得让我一个人守在这里,我就不行这里还有僵尸能破开这血库外的大阵。”只见一位美女素齿朱唇,桃色杏面躺在血库的楼顶上看着天上一轮皎洁的明月嘴里嘟囔着。 …… “师傅,前面就是血库中心了,我一定要先喝个饱在说。”昊天说着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准备冲进血库。 刘恋盯着血库眼神凝重低声说道:“你要是想死的话就走吧!我不拦你!” 听了刘恋的话昊天停住了前行的脚步,回头走到刘恋的身边问道:“怎么了师傅,我也没感觉到有人啊!” 刘恋凝视了血库四周,道:“那是你的实力太低,没有察觉到眼前有一个阵法。” “阵法?”这个昊天倒是在一些网络小说上看到过,阵法都是修炼者利用灵石引导天地只见的灵气组成,一般有用来防御和攻击两种。 “对!没错,这阵法的手法很高,看来这一次是有一个高手出手了!”刘恋点头说道。 “那师傅,我们还偷吗?”昊天一听刘恋说一个高手,他有些害怕刘恋会收手,他可不想饿着肚子。 刘恋看了一眼昊天,道:“偷,怎么不偷!这个阵法虽然高明!但是也不过是一个迷魂阵而已,对付你也许有用,但是对我来说那就是小菜一碟了。” 说着刘恋便拉住昊天的手,开始朝着迷魂阵走去。 “迷魂阵只不过是一个低级阵法,虽然布阵的人修为很高,但是在怎么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迷魂阵,对付一般的妖灵也许有用,但是对付我们就差很多了!因为我们不是人!”刘恋很自信的直接朝着阵中走去。 而就在昊天和刘恋走入迷魂阵中的那一刻,血库楼地上的那位少女一愣,最后缓缓的站起身,看着昊天和刘恋所在的方向,道:“看来还真有不怕死的妖孽!” 刘恋个昊天一前一后踏入阵中之后,她的眉头一皱,大喊一声:“不好!” 可惜这个时候他发现一切已经晚了,此时她原本握着昊天的手空空如也,自己所处的地方也发生了变化。 此时的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中计了,这是一个阵中阵,而且隐藏的还是一个杀阵。

下一篇   第五章:紫云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