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昊天的幸福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三十五章:昊天的幸福

昊天自从认识刘恋的这几天里,他的生活彻底发生了变化,以前他只能在古代的荒诞小说中遇到的人或事现在突然有人告诉他那一切并不是一个神话那么简单,他们是真正的存在,而且还有一定的依据,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用眼睛看着这个世界并不真实。 “怎么样?现在现在你还认为你是贱命一条吗?”老人见自己眼前痴呆的昊天突然开口说道。 昊天迟迟没有说话,他抬头看了一眼那悬着空中笼子里的刘恋和小碗,他突然笑了,笑的很甜很幸福。 现在的他没有任何的奢求,他想要的是刘恋快乐,和刘恋在一起的这几天,他发现自己渐渐的喜欢看到刘恋的笑,喜欢刘恋每天在自己身边不听滴唠叨,喜欢刘恋拧着他的耳朵怒骂。 突然间,他不敢想象在自己无限的生命里逝去这个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女人会怎么样,他变得害怕了,害怕刘恋的失去。他笑是因为他喜欢每天都能看到刘恋,能陪在他的。 只要刘恋快乐、开心,能陪在他的身边他不在乎那个传说是不是真的,那个神秘口中的异类是不是自己。如果有一天刘恋不在自己的身边,就算是能占领仙界,手握天地有何妨,自己依旧不快乐,依旧会伤心。 他深情的看了一眼刘恋,就是这深情的一个眼神刘恋也明白了昊天的心意,她也笑了像昊天一样笑的很甜蜜、开心、快乐。她的眼中满是对昊天的信任,知道昊天一定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一定能救他出去。 两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是一个深情的眼神就能让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老人看到昊天脸上突然露出的笑容,他眉头一皱道:“你为何笑?” “呵呵!” 昊天笑的更欢了,他为何笑也许老人永远也不会明白,因为对于一个意味追求长生,追求按虚无缥缈的人来说,他们永远都不会注意到自己身边的人,都不懂得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我笑你,笑你注定一个人一辈子孤独终老。” 老人被昊天的突然一句话给问住了,正如昊天所说的他的确是一个人孤独终老,他从小就跟在师傅的身边修炼,也想很多的修真这一样,企图一直的实力打破束缚飞升仙界,后来他发现他错了,原来这条路是那么的艰难,看着自己身边想自己一样的修道者慢慢的死去,他开始害怕了,开始害怕死亡了。 直到有一天他知道了这个传说,知道了这个秘密之后,他就准备了一个疯狂的计划,那就是命运转变,将自己变成僵尸,将那传说中僵尸里异类的血脉移到自己的身体中,让自己承担那伟大的使命。后来他就开始寻找你异类僵尸,这一找就是数十年。 数十年来他走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可能出现僵尸的角落,可是数十年的寻找,他依旧是找寻无果,他开始以为自己生不逢时,那传说中的异类还并没有出现,后来他渐渐的开始放弃了,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华夏国。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偶然间他发现了昊天,发现了他是僵尸,发现了他的特别,发现了他的与众不同,这个时候他知道上天是眷顾他的,既然让他在放弃的时候遇到僵尸中的异类。 那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岁月的摧残下,年纪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也许有一天他就会突然的死去,他不想死,他决定尝试,不管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那传说中的异类。 回想自己的一生,除了在追求那飞升的希望外对任何都是不管不问,就连自己手下的帝豪国际也是自己意外收的一个妖灵金先生一手操办,自己处除了满世界寻找僵尸外什么也没有做。在他的身边连一个说知心话的人也找不到,而且连自己唯一的师兄也于自己刀剑相见。 就算是样他也从来没有后悔过,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为了能够飞升成仙,就算这个世界都抛弃自己也无所谓。 看着昊天,他有些愤怒的喝道:“孤独终老又如何,只要那个传说是真的我一旦变成僵尸,将你我的血脉互换我就能主宰这个天地,到时候整个天地都是我的,我就是万物的主宰受万人敬仰膜拜,就算孤独一生又有何故。” 昊天看着有些激动的老人,嘴角上依旧挂着微笑,平静的说道:“如果说这一切都只是一个传说,如果说你只是变成僵尸却改变不了任何事物,你又能怎么样?” “不!不可能,那个传说一定是真的,我坚信它是真的,我坚信只要得到的血脉改变我们的命运我就能主宰天地。”老人越说越愤怒,衣服无风自起。 强大的气势让身后扶着他的金先生也不由的后退了数步。 “你既然这么相信那么你为何还要愤怒,你之所以这么愤怒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害怕,害怕那个传说是真的害怕我不是那个异类,害怕你的计划失败,害怕……”昊天的语气依旧平静如水,没有夹杂任何的情感。 “你给我住口!”老人的气势突然剧增,脸色赤红,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体出扩散,本意后退的金先生好老人这股强大的气息下再一次后退了数步,他跟了老人及时年,这是第一次看到老人这么生气,他知道老人被昊天的话激怒了。 “现在你师傅还有那个小姑娘在我的手中,我只需要挥一挥手指就能将那一池的汽油点燃,我知道你师傅是僵尸,一般的攻击手段是无法将她的,但是那向姑娘就不一样了。而且我发现你师傅的实力受到了压制,那么一大池子汽油烤焦她们两人是完全足够了。”老人说着手中从怀里拿出了几张符纸,每张符纸上面都朱砂写着一些他看不懂的文字。 昊天知道那是离火符,可以引动天地只见的火灵气,攻击敌人,正如老人所说的那样,他的手指一挥,就是一张纸符足以将那一次池子汽油点燃。那么一池子的汽油足以将空中的刘恋和小碗烤焦。 “不想让他们两人变焦你就给我乖乖过来。”老人那赤红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 昊天没有和老人讨价返价的余地,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反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