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尸血封魂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三十章:尸血封魂

南开市,第一人民医院内。 “妈,今天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啊!”黄毛从外面走到医院的病床内。 只见自己的他的母亲正在和一个小护士在一起聊的正欢,她身穿白大褂,头戴一顶雪白的帽子,淡淡的眉毛下长着一双大眼睛,乌黑的秀发宛如瀑布般披如双肩,俊俏的脸颊上永远都挂着甜美的笑意。张的倒是非常的清纯。 护士名叫潘甜甜,在黄毛平时忙的时候都是她没事的时候来陪他母亲聊天解乏,让黄毛疑惑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纯情美女为什么总是看着自己发呆。 “好着呢!这几天感觉舒服多了,也没之前咳嗽的厉害了,再说还有甜甜陪着我,早好差不多了。”听到黄毛的声音,母亲挂着一脸的微笑的说道。 “那就好,早叫你来看病你偏不来,早来你就不用受这份罪了。”黄毛之前听到母亲不停的咳嗽个不停,他劝母亲看病母亲说什么也不肯去,怕耽误他的事情,最后咳嗽的越来越厉害了,黄毛就硬抓着自己的母亲看病。 “也谢谢你啊!甜甜,要不会你这几天陪我母亲她一个人可能会估计都闲不住。”黄毛的建材生意刚刚起步,每天都忙的很,他也没什么多余的时间来陪自己的母亲,这几天要不是甜甜每天没事的时候陪她母亲聊天,以他母亲那闲不住的性格估计连一天也住不下。他的确应该好好的感谢人家。 这一次潘甜甜和以前一样,一见到他来,就看着他一动不动,脸上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呆呆的站在那里,可能是黄毛的将她唤醒了,回过神来道。 “黄毛哥,你这说的是哪里话!我这不也是没事陪阿姨聊聊天。再说我和老太太也挺随缘。” “呵呵!那就没事的时候多来陪母亲聊聊,我见你们聊的挺开心。”黄毛听潘甜甜那么说,厚着脸皮说道,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潘甜甜那张俏丽的脸蛋,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现在每天都忙得很,陪母亲的时间不是太多,有人陪母亲解闷他当然愿意了,再说甜甜又是这么温柔漂亮。 “当然可以啊!只要阿姨不烦我每天都来。”潘甜甜看着病床上黄毛的母亲说道。 黄毛的母亲当然愿意了,她对潘甜甜的影响而是很好,她能每天过来陪自己聊天自己也就不会感觉到那么寂寞了。 “呵呵!阿姨不怕烦,不怕烦!” “那我就以后没事的时候天天来了!”潘甜甜握着黄毛母亲的手高兴的说道。 黄毛、母亲还有潘甜甜在一起又在一起聊了一会后,潘甜甜因为突然有事就离开。 “对了黄毛哥,我哥叫你一会去一趟,你看一会你抽空去一趟吧!他好像有急事。”潘甜甜在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想了潘主任正急着找黄毛,还特意叮嘱他告诉黄毛一声。 黄毛从潘甜甜的口气的听得出来,潘主任好像挺着急的样子,他知道可能是母亲之前的化验结果出来了,而且看上去还有些不太乐观。 “恩!好的,我知道了。”黄毛心情有些沉重的回答道, 潘甜甜看出黄毛的表情,现在她也不知道结果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黄毛的母亲后就离开了。 黄毛的,母亲看着潘甜甜离开病房,她把自己的儿子叫到了床边,道:“孩子啊!你也不小了,是该成家的年纪了。你看天天这姑娘这么样?” 人都说走一步讲一步,为什么父母不就是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然后事业有成接着就是结婚吗?黄毛现在也老大不小了,是到了结婚的年纪了,再说他现在的事业也起步了也算事业有成了,她做老人家现在希望看到的不就是儿子结婚自己能早日抱上一个大胖小子吗? “妈!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我还不想结婚,再说了我这公司刚刚起步,每天忙的很,结婚的事情就过两年再说吧!”黄毛认为结婚太早对自己的生活是一个牵绊,现在他的公司刚刚起步每天都需要很多时间去处理公司的事情,他不想分心在弄一个家庭的上的牵绊。 虽然他打心底里对潘甜甜也有好感,但是他现在没有心思放在恋爱上了。 “你现在不小了,我的年纪也大了,这一次我怕是渡不过去了,我现在也不求看到我的大孙子,我就希望能见到你早日结婚。”黄毛的母亲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 “妈,你别这么说,你的身体好着呢!你一定能看到你的大胖孙子。”黄毛安慰自己的母亲说道。 “妈的身体妈自己知道,我这一次怕是渡不过去了,我就希望在临死的时候能看到你早日结婚,这样我也就无牵挂了。”母亲看了一眼黄毛接着说道。 “现在我跟你说的可都是正事,你可别给我打岔啊!这姑娘人不错,我也打听了,他现在也是一个人,而且对你也有些意思。你要是答应的话,这事能成。” 黄毛现在不想结婚,他也不想他母亲谈论这个话题,给母亲削了一个苹果之后就起身离开。 “妈!我先不和你聊这个,潘主任找我有急事,我这先过去一趟了。”黄毛借机离开,不在和母亲谈论这个话题。 潘主任是潘甜甜的哥哥,三十出头为人挺实,一点也不像有些医院的无良医生,整天趾高气扬盛气凌人摆着自己的官谱,他有些担心自己母亲的病情,就匆忙的赶到了潘主任的办公室。 “潘主任,我母亲的病怎么样?”黄毛来到潘主任的办公室后,是自己母亲的化验结果出来了,就直接问道。 潘主任伏案办公,听到黄毛的话后,他抬头看了一眼黄毛,道:“我这么急叫你来就是因为这件事,你母亲得的死肺癌晚期,以现在的医学技术我们无能为力。” “你说什么?肺癌!”黄毛一听潘主任的话整个人都吓的瘫软了,他瘫坐在潘主任办公室的椅子上比知道该怎么办好。 癌症是一个绝症,以现在的医学手段根本就没有治愈的可能,得了癌症也意味着死亡,就算是手术也不过是多活两年而已。 “潘主任能不能手术,至于钱方面你不用担心。”黄毛知道癌症是一种不治之症,他就是想让自己的母亲可以多活几年,让自己在她的身边尽最后的一分孝心。 潘主任没有说话而是摇了摇头。 “那我母亲还能在活多久?”黄毛的希望破灭了,他想知道自己的母亲还能活多久,他要让自己的母亲在最后的这段时间内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离开。 “六个月!”潘主任回答道,对于黄毛这样的病人家属他见过太多,呆在医院的时间久了他已经麻木了,因为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 黄毛听了潘主任的话后,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潘主任的办公室,就在办公室的外面,潘甜甜刚好路过,她见到黄毛,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从潘主任的办公室出来,她喊道。 可是黄毛失落的从她的身边走了过去,并没有回答她的话,看到黄毛失落的表情她一定是母亲的病情让他拿过。 她走进了潘主任的办公室里,问道:“哥,怎么了?阿姨的病是不是很严重啊!” “他的母亲是癌肿,你自己说不严重?”潘主任看着眼前的潘甜甜并没有对她的无力生气。 生活在这个都市的人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癌肿,她还是医院的一份子,自然知道癌症的严重,可是他不想看到黄毛伤心,想让黄毛开心。 “哥,没有办法帮帮他吗?” “怎么帮,这么多年你见过癌症能活下来的吗?”潘主任摊了摊手说道。 她也知道没有办法,可是还是希望眼前的这个哥哥能给他一些建议,因为她不想看到黄毛伤心的样子,这样他看着也伤心。 “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吗?我不想看到他好桑心,我想他快乐。”潘甜甜响起黄毛失落的样子,她的心好痛。 潘主任听了潘甜甜的话后,他突然一愣,之后说道:“妹妹,这么多年了你依旧放不下吗?” “放下,我怎么放下,你知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多高兴吗?我就感觉到他有回到了我的身边,又能陪我一起看日出了,我已经失去过一次了,我不想在失去一次。”潘甜甜说着眼睛看是闪烁着泪光,眼泪再眼中开始打转。 “哎!你这又是何苦呢!几百年了,我以为你放下了,可是没有想到你既然依旧这么执着。”潘主任潘甜甜抱在怀里,抚摸着他的后背说道。 潘甜甜倚在潘主任的肩膀上,她期盼着潘主任能给她一个办法,一个让黄毛母亲康复的办法,她知道他们两个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他就想看到黄毛高兴这样他也就高兴了。 潘主任看着自己怀中的妹妹,他也不想看到妹妹伤心,他深思了一会后说道:“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他母亲在活的长一点,但是这之间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一些我们难以预见的意外。” “什么办法?”潘甜甜一听有办法她激动的问道。 “尸血封魂!”潘主任看着一脸期待的妹妹,他深吸一口气说道。 “对,尸血封魂!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吗?”潘甜甜听了潘主任说的办法后,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办法她是知道的,这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办法,它也只是听说过从来也没有见过和用过,这种办法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 看着潘主任并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点点头,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尝试一下,她在心里开始决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