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计划开始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二十七章:计划开始

在美洲的一切金先生都已将安排好了,昊天他们下了飞机之后,金先生就直接带他们来到了一个叫阿拉斯加州的地方,在这里金先生为他们准备了一座庄园,是供他们休息用。 “昊天先生,这几天你们就现在这里住下了,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就告诉我,我去安排一下。”金先生带着昊天他们来到庄园的房子内说道。 昊天在屋内大量了一边,房子很大,上下两层,虽然很俭朴,但是很干净整洁,典型的美洲式风格。 打量一遍房屋后,他们都感觉到很满意,昊天是过来给人打拳,说白了就是打工,随便安排一下给他们住宿,他也没什么怨言,现在这样的待遇,倒让他感觉到这里来像是度假。 昊天满意的点头说道:“金先生,这里已经很不错了,我已经很满意了。” “那就好,你要是没什么是的话我就先离开了。”金先生说着就准备离开。 昊天见金先生准备离开突然开口喊道:“金先生,你先等等。我想问你一件事?” 金先生停住了脚步,问道:“还有什么事吗昊天先生?” “没事,我就是想我问你一下我需要在这里呆多久,才能离开。”昊天问道,他现在有些担心黄毛,早点回去可是刚刚来不能就直接回去啊!毕竟那人家的手短。 “这个我们没有限制的,你随时都可以离开,不过你在离开事前需要给我们说一声就行。还有就是我们需要你的时候你能随时回来。”金先生解释说道。 “哦!是这样啊!你看你能不能快点给我安排一下比赛吧!”昊天从豹子那里知道黑拳选手是自由的,他们的比试也是很随意,没有束缚就算你是给大公司打黑拳也是一样。他不知道帝豪国际到底是什么规矩就打算询问确定一下。 听金先生术随时都可以离开心里也舒服多了,这里的规定和豹子所说的一样,可以随时离开没有太多的限制。这样他也就好办一些了,想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但是想想自己拿了人家一百万,还是人家安排过来美洲,现在什么也不敢就这样离开里也太不厚道了。 他想着自己打几场拳好歹也为人家挣一些,这样在离开也说的过去啊! 金先生没有想到昊天会那么急,这刚刚来也不休息几天就急着比赛,他问道:“昊天先生,你难道就不用休息一下吗?” “没事的!你尽快给我安排吧!”昊天回答道。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现在就去给你安排。”金先生说完就离开了,准备个昊天安排比赛区了。 此时在南卡市的一动豪华别墅内。 “你说昊天好像有什么急事准备离开。”一个老人拿着电话说道。 “是的老板,他很急切需要我给他安排比赛,而且还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在来的路上他们的心情沉重,听他们的谈话好像是一个什么朋友越到了事情吧!他们急等着离开呢!”电话那头传来了金先生的声音。 “这么急?既然那样的话,我也就不在拖拉了,你先拖住他们等我电话,我这就赶过去。”老人急切的说道。 老人可不想昊天就这么的走了,要不然这样他这么多年的苦苦寻找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他可没有时间在等上这么多年了。现在听昊天要走,他可就急了,现在已经确定了昊天的身份也就不打算再试试他了,直接开始自己的计划了。 “好的老板,那么这个比赛你看怎么安排。”金先生问道。 “比赛不用安排了。你看着给我盯着昊天身边的人,有机会的话就动手。”老人对着电话那头金秘书说道,说话他就挂掉了电话对身边的小武说道。 金秘书在出发前老人准备的事情都交代给他了,所以老人说的他都知道该怎么办了。挂掉电话后,他也开始准备着动手了。 “小吴,你叫人给我的私人飞机开过来,我们要去一趟美洲。”老人挂掉电话迫不及待的说道。 “好的,老板。” 自从那一次见到老板那令人恐惧的一面是,小吴眼前这个看起来一脸沧桑,和蔼慈祥的老人没有任何的反抗之意,因为他不想白白死去。所以对老板的吩咐,他不敢有任何怠慢就直接出去,准备叫人将老板的私人飞机开过来。 此时在南开市,豹子的别墅内。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别墅内传出。 “妈!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你这几天身体越来越差了,而且咳嗽的也越来越勤了。”黄毛听到自己母亲的咳嗽声,他一边拍打着母亲的后背一边说道。 黄毛的母亲拜拜手道:“不用破费了,年纪大了,身体差了,咳嗽几声也是正常,何必去医院那么破费。” “每次让你去医院你都这么说,就是舍不得钱。现在我们这不是有钱了吗?去医院看看我也放心些啊!你这每天咳嗽的我都心疼。”黄毛这几天见母亲总是咳嗽个不停。 几次准备带母亲去医院,可是她说什么也不肯去,每天都这么剧烈的咳嗽让他有些担心。 “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快去忙你的吧!”黄毛的母亲说着催促着黄毛离开。 黄毛现在用昊天留给他的那一笔钱用来投资建材生意,以前他再道上混的时候多多少少接触到一些这放面的事情所以也就轻车熟路上手快。这才没对久的时间他已经做出了一些成绩,母亲也为他感动骄傲,不想拖他的后腿。 “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告诉我啊!别瞒着我。”黄毛临走的时候对自己的母亲说道。 母亲点头道:“没事的,我这么大的人自己不舒服还能忍着吗?你开去忙你的吧!” 在母亲的催促下黄毛极不情愿的离开。 “咳!咳!咳!”在黄毛离开后,身后母亲剧烈的咳嗽有响了起来。 看着黄毛离去的母亲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他想不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儿子这么有出息,就是想在让她死他也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