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两次死讯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二十五章:两次死讯

坐在飞机上,昊天的心情有点激动,他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坐过飞机,因为那高昂的费用让作为屌丝的他难以接受。 看着窗外自己以前只能抬头仰望的天空,现在除了看到白云什么没有,看起来空洞无际,远没有摇摇仰望那么有魅力。 “小碗,你是不是感觉不是舒服啊?”刘恋坐在小碗的旁边,她看到小碗从上飞机后就一直闷闷不乐没有说话,这跟她平时的性格可是非常的不像。她是一个活泼爱动的小顽皮,今天异常的冷静让刘恋以为她生病了。 听到刘恋的声音,小碗摇了摇头道:“刘恋姐姐,我没事,我只是看到了……” 说道这里小碗停了下来,她看着刘恋含着眼泪接着说道:“我看到婆婆死讯了。” “什么?”小碗的话刚刚说出头,昊天和刘恋还有豹子都惊讶的问道,她说看到了婆婆的死讯也就是说看到了黄毛母亲的死讯,这么说黄毛的母亲已经不久于人世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小碗之所以害怕是因为她看到了更可怕的东西。 “什么时候?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的?”昊天定了定神追问道。 小碗低着头就想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声说道:“就在早上我们出门的时候,她准备摸我的头,后来被昊天哥哥给拦住了,我就在那个时候我到了婆婆死亡的信息。” “小碗,你看出来婆婆是怎么死的没有?”昊天接着问道, 小碗的能力就是可以看到一个快要死的人,还有他的死亡过程,如果说一个人要是摸了小碗的头就会让你的死亡加速,就会死的更快。今天黄毛的母亲并没有摸住小碗的头,也就是说,她的死亡是正常的,昊天现在就是想确定一下而已,因为他不想看到一个善良的母亲意外的死亡,不想看到自己的兄弟为为母亲的逝去而伤心。 小碗看着昊天,眼神中流露恐惧,所有人都可以看的出来,她很害怕。但是却又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小碗一直都能看到人死讯,从她出生开始,可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也早已经习惯了。能让小碗感到害怕他们只想知道小碗到底看到了什么。 “小碗不怕,有姐姐和哥哥在,你把你看到的告诉我们吧!”说着刘恋将小碗抱在了怀里,看到小碗恐惧的样子她也很心疼,但是她也想知道那个善良的母亲到底是怎么死亡。 小碗的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我看到婆婆她死亡两次。” “死亡两次?”小碗说完,昊天他们都惊讶。 特别是豹子,他和妹妹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妹妹见过多少人的死讯他也不知道,而且妹妹也习以为常了,有时妹妹甚至会将他所看到的一些人的死亡信息告诉自己,但是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听到妹妹说一个人会死两次。而且还是自己身边的人。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死后灵魂就会离开身体,就会变成灵体,去他们该去的地方,那个时候就已经是另一种存在了。灵魂死亡就代表着泯灭,一个人的彻底死亡。可是灵魂是另一种存在,与本体已经无关就算是死亡也算不上第二次死亡啊! 黄毛的母亲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她只要死亡,就会变成灵魂,去往灵魂该去的地方,那就算是真正的死亡了,如果时候在死一次的话那就只有复活了,可是说又会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让一个本来死亡离开身体的灵魂再一次回到他们的躯体中。 “我的确看到婆婆死了两次,第一次的时候是因为她身体不行了寿终正寝。但是这第二次就有点……”小碗说着身体开始有些颤抖了,众人看她的表现知道那所看到第二次的死亡一定非常的可怕,让见惯死亡的她也无法忍受其残忍。 “第二次你看到了什么?”昊天急切的问道。 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昊天已经把他们都看做是自己的亲人,现在自己的亲人有难,他怎么能平静下来。 “第二次我看到她是被黄毛哥哥给杀死的,而且手段很残忍。”小碗说着就依偎在刘恋的怀里不再说话了。 这一次小碗的话更是让他们所有人都不知所云,昊天他们面面相觑,无数的疑问出现在他们的心头。 对于黄毛来说,他对母亲的孝心是在座的所有人亲眼所见,本来黄毛就有愧于自己的母亲,他说过了要让母亲在有生之年不再受苦,不再为自己担心。他又怎么狠心杀自己的母亲。 还有就是小碗的话,她说黄毛母亲死过了两次,第一次是寿终正寝,她死了又是怎么复活,还有黄毛为什么会杀死自己复活的母亲,这些一切的疑问都出现在昊天脑海。 刘恋看着怀中有些受到惊吓的小碗,脑海中回荡着她所说的话,她也对小碗所说的话百思不得其解,看着窗外的浮云,怀中簌簌发抖的小碗,她的手自觉的抚摸到小碗的头上,动作很轻,她不想看到小碗在自己的怀中难过。 这一次小碗不知道为什么小碗并没有阻止刘恋在他的头上抚摸,昊天和豹子此时都在思考着小碗刚刚的话,并没有注意到刘恋的动作。 一行人原本高兴的心情被小碗这么一说,瞬间变的凝重起来。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疑惑,担忧和伤心,但是他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这一切也许只有等待真正的发生之后,才能看到到底是为什么?才能知道真相。 而此时,在南开市的机场,一个老人看着天上昊天他们坐着的飞机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他轻声的低叹了一声。 “这么多年了,你依旧没有放弃,难道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说完老人便迈着步伐离开了,他虽然只是轻轻的迈了几步,可是身体已经出现在数丈之外,只是十几步的时间,他的身影就已经模糊不清,消失在在南开市的机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