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神秘的老人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十一章:神秘的老人

黄毛家在南开市的一个平民窟里,里面都是一些简易的活动板房搭成的房子,不远处坐落着一家垃圾处理厂,微风拂过,一股而臭味扑鼻而来,让人很是难受。 忍着刺鼻的恶臭味,昊天和刘恋来到的黄毛的家里。黄毛的家里看起来很简单,和周围所有的房子一样都是用活动板房做成的,但是它在这一片却显得格外的亮眼。 房间并不像其它的房主那样,堆满了生活垃圾,而是打扫的很干净,那活动板房上湛蓝的颜色依旧是那么的鲜亮。 屋内的摆设也是井然有序,打扫的干干净净。 “这个地方的环境不是太好,我是怕你们嫌弃就没有开口请你们来住。”黄毛的母亲一边说着一边忙着招呼他们。 “阿姨,看你说的,有地方住就不错了,再怎么说你这里也比昊天那个宿舍好啊!最起码我住着不做噩梦。”刘恋回答道。 其实说句实话,黄毛这里的环境真的很差,呆在屋里也许会好一点,但是一出去了,那可真的让人受不了。连呼吸都很困难。那垃圾处理厂冒出黑色的烟雾,将半个天空都给染黑了。 黄毛的母亲微笑,道:“姑娘真会宽人心啊!” “你们在这里先休息会,我去给你们做些饭吃。”黄毛的母亲接着说道。 刘恋听说黄毛的母亲要去做饭,她可不想被那饭菜给折磨道:“阿姨,您也不用麻烦了,我和昊天都不饿,你就不用准备饭菜了。” “这麻烦什么,就算你们不来我也是要做饭的,我们也一样要吃饭不是吗?”黄毛的母亲说着就朝着厨房走去。 刘恋和昊天都是僵尸,僵尸都是通过血液来补充自己身体内的能量,他们虽然身体的机构和器官都依旧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吃下普通的食物,这样会让他们的胃部绞痛,并且将吃下的东西都给吐出来。 听黄毛母亲的话,刘恋也不再说什么了,的确,他和昊天可以不吃但是他们两人不能不吃。 无奈之下,刘恋只好去帮黄毛的母亲打打下手,准备一些东西。 见黄毛的母亲和刘恋都走进了厨房,昊天看了一眼黄毛,问道:“你不是这里的一霸吗?怎么会落魄成现在这副模样啊。” 黄毛并没有马上回答昊天话,而是从兜里拿出一盒红旗渠,递给昊天。 昊天摆摆手,道:“这玩意我不会。” 黄毛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深了一口,烟雾从他的口中飞向空中,同时也伴随着他的叹息声。 “那一次一下子出了两条人命,警察对我们提供的线索不理不睬,非说是我们故意杀人伪造的假象。” 说着黄毛又将烟递在嘴里抽了一口接着说道:“在监狱的那些日子里,母亲每天都会来看我,还给我带我最爱吃的豆沙包,我当时也不想死,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大哥能救我了,所以我就让母亲去求求帮会的大哥,他关系广,人脉多,动动手段就可以把我就出去了。” 说道这里,黄毛的语速慢慢的变快,话中带着一丝恨意。 “我本以为大哥会看在我在她身边多年来打理帮会的份上出手救我,可是没有想到,大哥这混蛋既然将我母亲打了一顿,当时我的心里好恨啊!恨自己当初踏上了这条不归路,恨自己当初没有听母亲的教诲!可当时已经到了那种地步还能做什么。我在心里发誓如果有一天我出来了,我就一定会好好孝敬我的老母亲,弥补我多年来的遗憾。” 昊天看着黄毛说着轻轻的擦拭自己眼角的泪水。 “就在准备判刑的前几天,来了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探望我,他向我详细的询问了那天事情发生的经过。我没有丝毫隐瞒就都告诉他了,结果没几天我就被放了出来。现在想想我都很纳闷。那些警察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放了我。” 说到这昊天疑惑的问道:“一个老人问你一些关于那一天发生的事之后你就被放了出来了?” 昊天在心中猜测那个老人会不会是紫云道人,因为紫云道人在那一天曾提到过两到命案的事情,所以说那个老人很有可能就是紫云道人。 “黄毛,你还能不能想起来那个老人的样子。”昊天问道。 黄毛在脑海中回忆那老人的样子,并向昊天仔细的描述老人的样子,他对那老人的印象很深,因为当他第一眼加到那个老人的时候就有以后中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和蔼亲切,让他无法抗住老人的请求。 “不是他?”听完黄毛的描述,昊天低声的说道。 不是紫云道人会是事谁呢,难道是那个包托紫云道人出手的家伙吗?或者是还有其它人盯上我们了吗?昊天在脑海中猜测着。 这几天他也从刘恋那里了解到,紫云道人对他们出手并不是因为他们杀了人,而是一位友人的请求才出手,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个老人很有可能就是紫请云道人出山的人。 如果说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些,最起码敢肯定的是那个老人现在有点忌惮刘恋的实力,要不然他就不会请紫云道人出手了,但要不是他请的紫云大人那可就麻烦了,那就说明还有其它人盯着他们,以后的路可就要更加小心了。 而一旁的黄毛听到昊天的低语声,他也没有追问,也许是心中的一些恐惧吧! “好了!饭菜好了,你们两个过来吃饭吧”昊天从厨房你出来,对着昊天还有黄毛说道。 昊天思索了一会也就没有在多想了,反正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 起身拍了拍黄毛的肩膀道:“走吃饭去吧!这一个多月以来我除了喝血还真的没有吃过饭,真怀念饭菜的味道啊!” 黄毛一听昊天说自己喝了两个月的血他的后背一凉,一股寒意贯穿全身。一个多月都喝血,那得需要都少鲜血才能喂饱眼前的这两个僵尸啊! 昊天倒是很自觉的跑到了饭桌前闻了闻桌上的饭菜,道:“哇!好香啊!阿姨,你做的饭菜真香。” “呵呵!小伙子,真客气,既然不嫌弃那你就多吃点。”黄毛的母亲呵呵笑着说道。 刘恋走到昊天的身边,伏在他的耳前说道:“昊天,好吃你也不能多吃,少点为好。” “为什么啊!”昊天不解的问道。 刘恋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告诉昊天。 “不说算了,那我就不管。” “随你便!” 说着黄毛和黄毛的母亲都坐在了饭桌前,人到齐就开饭了,昊天问道这么香喷喷的饭菜就直接趴在桌子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一旁的刘恋看着昊天嘴角一直笑着,好像是看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而在昊天对面的黄毛却看着这个喝了一个多月鲜血的僵尸吃饭的样子,有点惊呆了。 此时,在南开市的另一个地方。 “大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算吗?”一个穿着黑色短袖,身材魁梧的大汗对着身边的大哥问道。 “啪!”那个大哥一巴掌打在小弟的脸上道。 “算了,我吴哥是那样的人吗?有仇不报非君子,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吴哥怒喝道。 “可是大哥,那个人他太厉害啊!我们这么多人他不过就三拳两脚把我们所有人都给撂倒了,我们怎么是他的对手。”那个刚刚被吴哥打了一巴掌的小弟,有些委屈的揉着自己的脸,低声说道。 “那个小子是挺邪乎,他的速度和力量都很惊人。就算在地下黑拳中我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啊!一拳就能把我打的毫无反抗之力,这个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啊。”吴哥在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心中纳闷。 以他的实力就算是打不过昊天也不至于被人给一拳给打的丧失反抗之力啊。 “大哥,我有一个朋友他从部队上刚刚退伍下来,他的身手很厉害,听说还参加过世界黑拳比赛。”这时另一个小弟走来对吴哥说道。 “真的吗?”吴哥一脸兴奋的问道。 世界黑拳比赛那可是每一个黑拳选手心目中的圣地,能进入世界黑拳比赛那就是一种荣誉,一种力量的肯定。 吴哥也是一名黑拳选手,对于世界黑拳比赛他可是再了解不过了,进入世界黑拳比赛也一直是他的梦想。 “大哥,我怎么会骗你,前两天我听说他回来了,这几天就准备去找他叙叙旧。”那个小弟一脸自豪的说。 吴哥起身走到小弟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小子,不错,这件事给我办好了我保证不会亏待你。” “都是为大哥办事,再说我也恨那小子。巴不得他死无葬身之地。”那小弟想起昊天的样子咬牙切齿道。 “哈哈,我就不相信那小子这一次还能这么嚣张。”吴哥高兴的说道。 “兄弟们,今天大家都辛苦了,走帝豪夜总会,开销算我的。” 说着吴哥就带着自己的一群小弟浩浩荡荡的前去帝豪夜总会泻火去了。 深夜时分,黄毛门外的一棵枯死的大树前。 “哇!”昊天附在树上,双手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在他面前的地上吐了一地的呕吐物。 “我都给你说了让你少点了吧!你偏不听。”刘恋站在昊天的身后看着昊天那狼狈的样子道。 昊天哭丧着连回头看了一眼刘恋,说:“师傅啊!你倒是说出原因啊!我要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你就是打死我,我一也不敢在多吃一口了!” “我这不也是让你亲身体验一下吗?这样你才记得劳吗?”刘恋讪讪说道。 “哇!”胃里优势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又吐了出来。 此时站在不远处的黄毛看着刘恋和昊天的身影,他紧皱的眉头舒展了,露出会心的笑。

上一篇   第十章:再见黄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