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斩杀遮天老祖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一百一十二章:斩杀遮天老祖

昊天一手托天书一手提着血狼老祖的头颅而来,收起脚下的飞剑,身体渐渐的落下,凝视会场中的所有人,道:“狐族千百年来的天书在我的手中,你们不是想见吗?为何见到这天书还不跪拜诚服。” 昊天一阵怒喝,那声音之中夹杂着浑厚的僵尸之力,传到会场中所有人的耳中,一些实力低的已经开始不觉的颤抖了,眼前这个少年的实力太强,而且在少年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气势,这股气势令他们心里不由的臣服。 “孙叔叔,小妹,我在赶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些麻烦让你们受苦了。”昊天将血狼老祖的头颅丢在地上。 圣孙老祖惊讶的看着着昊天,他没有想到昊天既然能将血狼老祖斩杀,身上竟无半点伤痕,同为妖族中人,他对血狼老祖的实力还是有些了解,虽然昊天的实力很强,但是血狼老祖的实力也不弱,全力相拼的话,血狼老祖的实力完全可以媲美元婴修为。 昊天将血狼老祖杀了其实他倒也没有太大的意外,毕竟以昊天的实力完全可以和血狼老祖抗衡,让他不明白的是昊天斩杀血狼老祖身上既然豪发无伤,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也就是昊天的实力是绝对压制血狼老祖。 血狼老祖的头颅被昊天丢出之后,看着血狼老祖的头颅渐渐的消失,会场中的所有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昊天,因为能将血狼老祖斩杀的人实力绝对恐怖,这样的实力是他们所不敢侵犯。 “昊天!”胡小妹在昊天走向自己的时候,她那心底的压抑了许久的情怀最终释放了出来,扑倒在昊天的面前,将昊天紧紧的抱在怀中,轻声的抽泣。 “好了,现在血狼老祖已经死了,没有人在能威胁到你们狐族了,也算是我的谢礼了。”昊天贪婪的吮吸着空中胡小妹身上的气息,低叹一声,脸上微笑的说道。 “咳咳!” 就在胡小妹抱着昊天低声抽泣的时候,玉狐轻声的咳嗽了几声,似乎在暗示什么。 胡小妹听到身后父亲的咳嗽声,她连忙松开昊天擦拭眼角的泪水,对着玉狐说道:“爹,他就是我之前说的昊天,天书的有缘人。” “果然不愧会是天书的有缘很之人实力非凡啊!”玉狐也感受到昊天周身那无形力量的强大,惊叹的说道。 “玉狐叔叔过奖了。”昊天回答道。 同时看了一样胡小妹接着说道:“玉狐叔叔,现在血狼老祖已经死了,你们狐族最大的威胁也消失了,我还有要事要办,我们还是先解决这里的事情吧!” “好,既然你有急事那我也就不耽搁你的事情,先处理这里的事情吧!”玉狐点头说着,虽然不知道昊天有何事如此之急,但是看到昊天那焦急的面孔可以看出他的确急着干什么,也就不在耽搁他的时间了。 “各位妖族中人,此少年就是我之前给你们说个的那个炼化天书的少年,刚刚少年手中所拿的天书我想你们都见过了吧!我说过我并没有欺骗过大家,狐族也同样没有。” 在和昊天寒暄几句之后,玉狐的声音在会场中回荡。 这一次所有的妖族都惭愧的地下头,一时因为他们对昊天实力的畏惧,还有就是玉狐的话,的确昊天手中那本石刻的天书就是之前着狐山顶上的天书,不管是胡小妹还是玉狐他们两人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并没有欺骗他们。 正像玉狐之前所说的那样,狐族着千年来所作的一切都会是为了妖族而他们却将狐族往死里相逼。 “证据,我们需要证据,你随便找到一个少年拿出一本不知道什么地方得到的石刻就想欺骗我们,天书既然是上古之物那就一定有威能,你必须叫那个少年……”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遮天老祖依旧不死心,为了这个妖族领主的为主他做了这么多的努力,眼见就要完成,昊天的出现将一切都破坏了,他不甘心,想在博一次。 昊天一听遮天老祖的声音,他的脸色一沉,脸上有些不悦,看了看天色,现在已经快到子时也就是说鬼门关已经快要打开了,本想解决这里的事情就赶往鬼门关,遮天老祖突然阻挠令他很生气。 心底一股莫名的弑杀之力蔓延,昊天看着遮天老祖,他的嘴角挂上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他的笑是那么的美,远远的胡小妹完全陶醉了,同时她在心底也知道昊天要杀人了。 她和昊天在一起也有些日子了,昊天每一次露出这样的微笑那就是对生命的渴望,她知道遮天老祖犯了昊天的禁忌,昊天露出那像的笑容就是像遮天老祖下了死贴。 “你想见识天书的威能不是吗?好那就和我打一场,我让你见识见识天书真正的威力。”昊天面带笑意的看着遮天老祖打断了他的话说道,那蔓延在心底的杀戮之气蔓延而开。 在场的所有都感觉到昊天的变化,一开始的时候昊天出现就像君主一样具有绝对的威严,但是因为遮天老祖的一句话,昊天此时就像是来自地狱的裁决者,看着昊天那嘴角的笑意,所以人都感觉到一贯寒意。 昊天所说的话正是遮天老祖想要的,但是看到昊天那嘴角上挂着的微笑,那看似平淡的笑却让他的心里毛骨悚然,他有些害怕了,突然间他后悔自己刚刚的决定了,后悔自己不该说那么一句话。 但是事情已将到了这般地步,他已经没有返回的余地了,索性心一横,便也不废话直接变身半兽人的型态朝着昊天攻击而来。 昊天见遮天老祖攻击而来,意念一动便让天书在身体之上布下防御,而后只见他那宛如婴儿般稚嫩的肌肤之上结上了一寸淡淡的混沌色的光芒。 遮天老祖知道昊天身上的天书是真,同时也知道天书能帮助他增加身体的强度,看到昊天周身的变化,他知道昊天发动天书了,那利爪直接就朝着昊天的头颅抓去。 “昊天,吃我一爪!” 耳中传来了遮天老祖的声音,昊天嘴角上的笑意更甚了,看到那遮天老祖的利爪朝着自己的额头抓来,昊天一动不动,任由遮天老祖朝着自己攻击。 会场中所有人见遮天老祖一开始的时候就变为半兽人的模样,看来是想直接瞬间将昊天置于死地,那利爪之上萦绕着磅礴的妖力,寒光闪烁,看样子是想一击之间将昊天斩杀。 反观昊天此时一脸的笑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对眼见攻击而来的遮天老祖视如不见,所有人在心里都为昊天捏了一把冷汗,遮天老祖的实力他们都是非常清楚,刚刚在鼻息之间就将圣孙老祖的打成重伤,实力不亚于血狼老祖。 的确,昊天的实力也很强,但是昊天的实力再强,面对遮天老祖这样恐怖实力的人也不能没有任何的反应啊! 众人在关心昊天的同时,遮天老祖的心中去非常的压抑不安,昊天的淡定让他感觉到异常的可怕,他早已从苍鹰那里知道天书能加强防御,之所以敢挑战的原因就是因为当初苍鹰在一击之间险些破开了天书的防御,苍鹰的实力和他的实力那是无法匹敌,他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自信自己能够破开天书的防御。 然而也正是这样遮天老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昊天的实力,作为僵尸实力增长身体的强度自然也会随着增强,此时的昊天虽然依旧是蓝眼僵尸,但是因为第二次炼化主宰之力,他的力量早已突飞猛进,此时的他已经不是那个和苍鹰对上的他了。 “昊天!受死吧!”遮天老祖身形一闪,只见利爪直接划向昊天的头颅。 “昊天!”看到遮天老祖的全力一击,昊天依旧一动未动,在遮天老祖的利爪接触到昊天的那一瞬间,胡小妹不由的紧闭双眼,虽然很相信昊天的实力,但是心里却还是非常的担心。 “锃锃!”在遮天老祖的利爪接触到昊天额头的那一瞬间,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在场所有的妖族看到这一幕无不咋舌。 特别是遮天老祖,在自己的利爪接触的昊天头颅的瞬间他就感觉一股强大的阻力,本想用来洞穿昊天的头颅,但是后来他发现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刺入昊天身体,而且就连皮肤都无法刺破,只是在昊天的皮肤之上出现几道血红的抓痕。 遮天老祖的看到此时的现象他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心里的畏惧占据了大脑,看到昊天那嘴角上的微笑,就像是看到死神的面孔。 “天书的威能现在你已经见识到了。”昊天的声音在遮天老祖的耳边响起。 “同时,你也要为你触犯了天书的威能而付出代价。” 遮天老祖自知自己现在不是昊天的对手,从昊天的话里他听出了昊天的杀意,面对昊天实力的恐怖,和天书的绝对防御,他怕了,求生的欲望告诉他现在必须要跑。 二话不说,眨眼间,他的身体变为了一只巨大的猎鹰,扑打着那一米多长的巨大翅膀掀起一阵狂风身体瞬间飞出数丈。 “想跑!”在遮天老祖的身体飞出之后,昊天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声音在他消失的时候响起。 而后只见昊天的身影出现在遮天老祖的头顶之上,单手握住已经变成猎鹰的遮天老祖,张开大口,尖尖的獠牙在月光下显的异常的诡异,将头压低,一口咬在此时已经变为真身的遮天老祖的脖颈之处。 一阵凄惨的哀嚎,遮天老祖的身体从半空中笔直的掉落下来,将地面砸出一个一丈多深的大坑,昊天从遮天老祖的身上一跃而起,湛蓝色的眼睛渐渐的褪去,指着身体正在渐渐消失的遮天老祖大声喝道:“这就是质疑的结果,天书威能岂是你等所能亵渎,还有谁不服只管站出来,我昊天奉陪。” 昊天的声音再一次在会场中回荡,会场中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因为昊天的实力已经证明了一切,此时的昊天就像死神降临,主宰世间一切的生死,在昊天的面前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蝼蚁,生与死只在昊天的一瞬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