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你必须死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一百一十章:你必须死

狼族全称啸月狼族,他们对月亮有着独特的情怀,每到夜晚他们都会仰头对月嚎叫,没有人知道那是为什么,所有人都以为那是狼族的一种习俗,一种独特的就像人类用节日表达自己的情怀一样。 昊天之前见过血狼老祖的孙子曾经用过天狼啸月,但是那个时候他就是变成了半兽人的模样,虽然实力增长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奇特之处。 然而现在看到血狼老祖,他就不这么想了,此时的血狼老祖一跃而起,匍匐在空中,高傲的头颅仰天对着那当空皓月放声长啸,只见月华照射在其身上,他由半兽变成了一头宛如牛犊大小的巨狼,更让昊天惊讶的他炼化第二元神,脖颈之上生出了两个头颅。 妖族道行修炼千年实力大增,就会炼化出第二元神,那第二元神就相当于人类修道者的元婴,有了第二元神也就有了两条命,现在血狼老祖的是在施展天狼啸月之后实力也瞬间提升了一个档次,足以媲美元婴修为的修道者。 昊天见血狼老祖施展的天狼啸月他的心底一沉,此时变为真身的血狼老祖实力提升之快,让他不得不小心,看到那周身被血红色的妖气缠绕的血狼老祖,在那月光之下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守护兽一样,那周身的杀戮之气肆意,早已将他团团的锁定住了。 “哈哈!” “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啸月狼族真正的威能。”那变为狼身的血狼老祖口吐人言,那两颗狼头上的四只眼睛闪烁着红光,令他看上去更加的诡异。 昊天其实并不知道,啸月狼族之所以叫啸月狼族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能通过月亮激发出自己心底里的那份嗜血,狼族以杀戮为生,在他们的族群中没有绝对的实力根本无法坐上族长的位置,因为他们永远都只认实力。 之前他杀死血狼老祖的孙子时,他施展天狼啸月的时候威力一般的原因就是因为当时是月缺,月亮的力量并不强大,外加他的道行不过百年而已,所以就算施展天狼啸月也不过是提升数十年道行。 此时的血狼老祖却不一样,近千年的狼妖,而且又是在月圆之夜施展天狼啸月,加之昊天之前的不屑,早已将他心中的杀意逼至极致,在满月的帮助下,他内心的弑杀之力足足将其提升了两百年的道行,实力堪比元婴修为的修道者,练出第二元神。 在血狼老祖的声音消失的瞬间,只见昊天正对面的血狼老祖的身影突然的消失。 “好快的速度。”昊天心中大惊,连忙运转体内的僵尸之力,神识外溢,锁定血狼老祖的位置。 但是变成狼身,外加实力突飞猛进的血狼老祖速度之快让他连一丝残影都难以捕捉。 “吃我一爪。”就在昊天的力量外溢的瞬间,血狼老祖的声音再一次在昊天的耳边响起。 “磁磁!” 只见湛蓝的鲜血飞溅而出,昊天的后背处出现的一道血红色的大口子。 “好恐怖的实力!”昊天心中大惊,血狼老祖变为狼身之后不管是速度和力量都得到了提升,实力是他现在无法抵抗。 而且他既然能破开天书的防御,可见其力量之强横。 还未等昊天反应过来,只见一道红光在昊天的周身不停的跳跃,而后便见到昊天的身体开始出现道道抓痕,就在一瞬间,昊天竟以被血狼老祖抓的破烂不堪。 “你的身体很硬,一般的修道者如果被我这一爪划过估计早已四分五裂,既然在你的身上只出现很浅的伤痕,看来遮天老祖的消息果然不假,天书的确能提高使用者的防御。”血狼老祖鼻息间在昊天的身上抓出了数百道伤口,伤口之上早已溢满了鲜血,湛蓝色的鲜血流出染红的昊天的衣服,将他整个身体都变成了蓝色。 “昊天,这血狼老祖的实力太恐怖,我现在虽然是灵器但是伤势依旧未恢复,也就是比一般的法宝要厉害一点而已,如果在这样一直下去,我怕我也支持不了太久。”面对血狼老祖那锋利的狼爪,天书也有些吃不消。 “看来只有用那主宰之力,不然以我现在的实力还是会死在他的手中。”器灵的声音在昊天的脑海中消失后,昊天恢复说道。 器灵一听连忙何止道:“不行,那主宰之力在你的心中,种下了心魔,上一次就险些让你走火入魔堕入魔道,如果你用那主宰之力的话……” “器灵,你放心吧,在没有得到三生石之前我是不会死的。”昊天说着脸色一沉,虽然口中那么说,但是他的心中也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因为那主宰之力的心魔早已种入他的心中,那种影响是无形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控制的住。 器灵听了昊天的话,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因为昊天的性格他是知道的,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逃走,但是他却不走,早已给胡小妹说过,他会用血狼老祖的人头当做他得到天书的谢礼,逃走了他就违背了自己的承诺这样他会后悔一生。 同时如果现在不斩杀血狼老祖那狐族还有大圣族就会陷入巨大的困境,甚至有灭族的危险。 “畏惧了吧!之前给过你痛快的机会但是你没有珍惜,现在我会好好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然后在挖出你的心脏用它祭奠我那死去的孙子。”血狼老祖见半跪在地上,身体在不停的颤抖,湛蓝色的鲜血已经将地面的染成了蓝色,他以为昊天畏惧他的实力。 然而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他那两颗巨大的头颅之上眼中的瞳孔开始收缩,眼中充满了诧异,只见此时那半跪在地上的昊天渐渐的站起身来,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原本那已经千创百孔的身体也已经恢复了,那数百道伤口完全的愈合既然没有留下一丝的疤痕。 同时,昊天周身的气势也在越来越强,整个人瞬间变的庄严,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君主一样,那扑面而来的气息中仿佛主宰这世间的一切,血狼老祖由心底而发出一股臣服,此时的昊天脸上依旧保持这那淡淡的微笑。 惊恐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昊天,看着昊天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来,他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开始簌簌发抖,这种来自心底的畏惧让他无法抗拒。 “吼!” 血狼老祖仰天长啸,他想宣泄自己心中的那种臣服感,想借助着吼声来提升自己的气势。 但是看着走向自己的昊天,他感觉这一切仿佛就是多余,此时在昊天的周身,那时间就仿佛已经停止臣服在他的面前,昊天每向前迈进一步,他的心头便越加的承重,臣服感便越加的强烈。 好强的力量,好强的气势! 看到昊天,他就像看到了自己的死亡一样,他在一次的动了,之前他想玩弄昊天想将他折磨致死,并未使用权利,这一次动手,他并不留手,因为他知道不是昊天死,就是他亡,所以他必须全力以赴。 “不自量力!”就在血狼老祖的身影再一次的消失的时候,昊天嘴角的笑意更甚了,这一次他带着一丝不屑。 血狼老祖全力的朝着昊天扑来,但是在接近昊天身体一尺的时候,他突然间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卡住一般,速度突然变的异常的缓慢,只见昊天单手抬起,那浑厚的僵尸之力灌体而出,一黑一白的两股僵尸之力瞬间将血狼老祖包裹住。 血狼老祖见势头不对,便想放弃,可是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出昊天此时对他的禁锢,此时的他在昊天的手中就像蝼蚁一样,昊天只要意念一动他便死无葬身之地。 “主宰的力量是你无法抗衡的,在我的领域里,我就是神,主宰一切的神,众生在我的面前都如同蝼蚁。”昊天站在血狼老祖的面前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血狼老祖只感觉到昊天的话就宛如洪钟一般在他的脑海中回荡,那声音就像天雷一样震耳欲聋。 此时在昊天的势压之下,那天狼啸月的效果已经消失,他已经变成了人的模样,身体不由的匍匐在昊天的面前,臣服眼前这位至高无上的神。 “昊天,求求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我愿意答应你任何的事情。”血狼老祖匍匐在地上,求生的欲!望让他不得不求饶。 昊天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那坚韧的獠牙,声音从他的口中飞出,传到了血狼老祖的耳中。 “你的罪行不可饶恕,你必须死。” 说罢,昊天便将血狼老祖提起,将头埋在他的脖子处,那长长的獠牙插!入他的皮肤内,开始吮吸着那诱人的鲜血。 “不!” 昊天的獠牙刺入血狼老祖的皮肤之时,血狼老祖发出刺耳的尖叫,昊天吮吸着他的鲜血,他的意识也随着他的鲜血一样渐渐地流逝,在昊天将他的身体放下之后,他的意识也彻底的泯灭了,这个世间从此再也不会有血狼老祖这个人的存在了。 同时他的身体也渐渐的消失,昊天用自己的力量将血狼老祖的头颅保护住,不让他消失,便快速朝着狐山之上万妖大会的举办之地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