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千年谎言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一百零七章:千年谎言

圣孙老祖带着自己的族人前往狐山山顶之上,来到那一片空地之上时,已经是夕阳西下,距离万妖大会真正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然而圣孙老祖他们赶到的时候在这山顶之上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妖族中人。 他们还没有走进就听到嘈杂的吵闹声,众人疑惑,不知为何如此的吵闹,便走上前去,只见在众人中间架起一堆木材,在那木材之上,玉狐正被五花大绑裹得严严实实,架在那木堆之上。 “玉狐老哥!” 圣孙老祖见到玉狐此时被束缚在那木堆之上,他紧锁眉头,心中暗惊,让他万万没有想到血狼那个老家伙既然一开始就拿出自己保命的王牌,看来他一定是知道了自己现在处境了。 “圣孙老祖大驾,有失远迎还望见谅。”就在这个时候武狼迎了过来,对圣孙老祖说道。 圣孙老祖定了定心神,略带怒气道:“带我们去我们的场地中。” “好的,老祖请跟小人走。”武狼眼角瞥到圣孙老祖神色的变化,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 万妖大会是召集妖族所有的种族,然后一起商定重大事宜,在妖族中等级制度也是非常严格,参加万妖大会每个族群都会划分给他们一定的场地,以供来人休息,而且跟具实力划分,族群的实力越强自然也就越靠前,也就有更多的话语权。 在武狼的带领下,圣孙老祖来到了他们所在的场地,那一片场地正对着玉狐,圣孙老祖一抬头便看到了玉狐那凄惨的模样,他的心里更加的难过了。 此时玉狐被死死绑在那木堆的木桩上,衣衫褴褛,面容憔悴,眼睛和嘴巴都已经被束缚了。 圣孙老祖看到此时玉狐那凄惨的模样,心底里很不是滋味,他知道血狼这样安排一定是为了牵制他。 “孙叔叔,我刚刚去了地牢,但是在地牢里我并没有发现爹爹的下落,你说爹爹会不会遇到什么不测。”就在圣孙老祖心烦意乱的时候,胡小妹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来。 圣孙老祖听后没有回答胡小妹的话,而是指了指眼前的木堆之上束缚着的人。 胡小妹本来在地牢中没有发现父亲的踪迹她的心中就非常的烦躁直接来到山顶之上寻找圣孙老祖,并没有注意此时在场地中央被五花大绑的父亲,顺着圣孙老祖的手看去,只见那个她牵肠挂肚的人此时正在自己的面前。 “爹爹!”见到自己父亲那凄惨的模样,胡小妹叫喊一声便准备冲上去解救自己的父亲。 却被圣孙老祖一把给拦住,紧紧的拽住胡小妹,轻声说道:“小妹,你必须冷静,现在你如果在被抓了那就更麻烦了,我们还是静观其变,看看事态的发展再说。” 胡小妹被圣孙老祖拽住,听了圣孙老祖的话后,胡小妹才渐渐的平稳下来,她跪在地上,看着自己的父亲面容憔悴,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她的心里好疼,她在心里祈祷着今天的事情能够顺利的发展,昊天能够早些赶来救自己的父亲。 时间在煎熬中渡过一分一秒,夕阳西斜,很快天色已经渐渐的昏暗了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武狼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个位妖族同道,因为我狼族族长血狼老祖身体突然不适,所以这一次万妖大会就在晚辈的主持下开始了。” 在武狼未说话之前,原本已经妖满为患的山顶上就非常的嘈杂,但是在武狼的话音落下出现短暂的宁静之后,整个会场再一次变的嘈杂,顿时间议论声纷纷而起。 “这难道就是血狼的待客之道吗?用一个小辈来糊弄我们。”在大圣族不远处的一位蛇族长老了,身体佝偻,面容有些不悦的说道。 “难道这血狼知道手中的天书有假不敢出来见人。” “不会吧!我之前得到消息说血狼老祖修炼那假天书天书已经深受重伤,难不成这消息是真的。” ………… 圣孙老祖听到其它众妖们猜测各种理由,他却像没有听见一样,脸色变得更加的承重,血狼老祖这一次如果出来那到还好说,但是现在在最关键的石时刻他依旧闭门谢客,那就说明他一定在暗中做些什么,如果这样的话他们就必须更加的谨慎了。 “小辈,血狼不出来也就算了,今天基本上我们妖族所有人都到齐了,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当初以天书之名召集我们,但是我们却有又得到假天书的消息,你们能否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一位妖族中的族长那浑厚的声音改过了所有人的声音。 武狼听后,回答说道:“今天召集大家来就是为了此时,族长也是因为修炼那天书现在身受重伤,在我们拷问之下,最后这玉狐终于说实话,阐述出了一个蒙骗我们妖族所有人千年的谎言。” 武狼此话一出原本那寂寥无声的会场上再一次变的嘈杂了,所有人都开始议论武狼口中的那个谎言到底是什么,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想到那天书之上。 “大家静一静,听我给大家细说,之前族长抓到狐族的族长之女胡小妹,并从胡小妹的手中的到了天书,当时族长就已经决定召开万妖大会与所有妖族同道一起参悟这妖族的圣典提升妖族的实力,同时就在族长将消息传出去的时候,他便想先参悟天书,看看这圣典到底有何神奇,结果中了那狐族先祖们的诡计,族长现在被那天书所伤,身受重伤,此刻正在疗伤。”说着武狼拿出一本书页已经泛黄的书,将书举在手中接着说道。 “就是这个,这个就是那狐族蒙骗我们千百年的天书,狐族将它描述的如何神奇不过是狐族为了让我们俯首称臣对我们洗脑而已,现在这天书中依旧有狐族先祖曾经留下来的意识,如果你们不相信,完全可以尝试去参悟,但是丑话我先说在前面,如果你们有很什么不测那可就别怪我们狼族无关。” 武狼这一次话音落下之后,会场上瞬间变的宁静了,所有的眼中都透漏出一种贪婪,那就是对武狼手中天书的贪婪,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尝试,因为武狼已经说了,那天书中有狐族先祖留下的意识。 血狼老祖的实力他们都很清楚,以血狼老祖的实力都没有办法抵挡那天书他们就更不敢冒险尝试了。但是面对天书那么巨大的诱惑,终究有不怕死的。 “既然你们都不敢尝试,那我就来试试这天书到底是不是如你所说。”说罢,只见一道人影一闪从武狼的手中抢过天书。 只见虎族一少年将天书拿在手中,简单的翻阅了一遍,发现书中既然没有一字,如是便将自己的意识沉入那天书之中,就在他的意识沉入天书之后,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接着那少年的身体便应声倒下了。 见那虎族少年倒地后,虎族人检查了伤势,发现意识泯灭,已经无法救治。 同时,在妖族中人也开始议论了,他们有的相信武狼的话,但是有些人依旧对此话感觉到怀疑,因为那天书狼族中人自己也可以动手脚,这样依旧能将罪名嫁祸给狐族。 “你让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就凭你拿出来的天书,凭你一句话,我就让我们相信狐族是骗我们的吗?真正的天书我们之前并没有见到过,你们随便拿来一本书都能说是天书。”就在这个时候有些不相信武狼话的人问道。 “就是,那天书我们谁都没有见过,你们拿出假天书说根本就没有天书的存在,然后你们就将真天书私藏起来自己独享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这样做不但解决了你们自己的劲敌,还让你们狼族如愿!”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位妖族中人说道。 武狼胸有成竹的说道:“你们不信我的话那应该信玉狐自己的话吧!还是让他自己亲口承认吧!” 说着他便叫人将玉狐嘴巴和眼睛的束缚都解掉。 “玉狐,我问你我刚刚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武狼见玉狐的束缚都解掉了,他开口问道。 一旁正对着玉狐的胡小妹见到玉狐的神色脸色大惊,因为此时那个他熟悉的人面容呆滞,双目无神,虽然双目直视自己,但是面部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面对武狼的问话,他机械的点了点头。 而后武狼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玉狐都是机械的点点头,并没有多说话,就算是说话也不过是简单的回答几个字,整个人完全就像是一个木头一样,武狼问完为之后就立刻让人将玉狐的是眼睛和嘴巴又都封上了。 妖族中人见玉狐既然亲口说出了狐族千年来的谎言,怒由心生,每个人都非常的气愤。 “不对,我爹一定是被人控制了,不然他不可能认不出我来。”胡小妹轻声的对圣孙老祖说道。 圣孙老祖微微的点了点头,道:“我也察觉出来了,没有想到,血狼这个老家伙既然这么恨,这样一下主动权都到他们的手中了,看来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 就在这个时候,武狼见妖族其它人个个都趾高气扬,他便趁热打铁说道:“大家都看到了,这就是那狐族魅惑大家的天书,这世间根本就没有天书的存在,天书只不过是他们的统治我们的一种手段而已,狐族骗了我们这么多年,他们应该付出代价,今天我们就在所有妖族人的面前将玉狐火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没有想到狐族既然如此欺骗我们,火焚是他们应该得到的惩罚。”这个时候妖族中人气愤的指着玉狐说道。 顿时妖族其它人也都齐声喊道:“火烧玉狐,让他们付出代价…………” 圣孙道人见遮天老祖此时正闭目端坐,他站起身来,喝道:“如果狐族欺骗大家需要被火焚你们狼族将妖族少女献给修道者有该怎么办?” 他的话一出,原本那喧哗的会场上瞬间便的安静了,武狼本一脸得意的在心中赞扬血狼老祖的计划完美的时候,突然听到圣孙老祖的话,他脸上的笑容瞬间的凝固了,脸上的神情异常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