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昊然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一百零五章:昊然

就在昊天将无极道人门下数十人尽数斩尽的时候,胡小妹和圣孙老祖带着一群人赶了过来。 “昊天你没事吧!”胡小妹等人赶来,她看到昊天胸口处的伤口,那白骨已经裸露在他们的面前,她担心的我问道。 昊天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就是受了点轻伤而已。”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胡小妹听到昊天没事,心里也就放心了,看了看地上数十名无极道人门下的弟子,却不见无极道人的尸体。 “昊天,我们明明已将感觉到无极道人的气息已经消失了,怎么不见他的尸体。”胡小妹疑惑的问道。 昊天听了胡小妹的话后,从怀中拿出了无极道人的元婴,众人看到那无极道人在昊天的手中簌簌发抖,所有人都感到惊讶,无极道人那可是元婴修为的修道者,体内的力量强横,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昊天既然将无极道人肉身毁了,收了他的元婴。 昊天出来迎战无极道人的时候圣孙老祖拦没有拦住,因为考虑的族内人的安危所以他们并没有出来帮忙,但是在刚刚感受到那两阵极强的力量碰撞,他们担心昊天会有危险,便再也忍不住了,准备出来帮助昊天,一起将那无极道人手刃,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出来既然是收拾残局。 “孙叔叔,你还是先叫人将这里处理一下吧!以免被其它修道者发现会惹来麻烦。”昊天将手中的无极道人的元婴收起之后对着圣孙老祖说道。 圣孙老祖点了点头,便叫自己门下的人将那无极道人门下弟子的尸体处理了一下。 “昊天,你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圣孙老祖通过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早已对昊天刮目相看了,今天就是他们原定赶往狐山的日子,他害怕昊天还有什么计划,就询问道。 “一切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现在无极道人的元婴在我们的手中,对付血狼老祖我们的保障也就更大了。”昊天之所以留下无极道人的元婴就是因为无极道人知道血狼老祖的底细,和血狼老祖之间有太多不能说的秘密。 原本还为没有血狼老祖勾结人族修道者将妖族的少女献给人族修道者这件事没有足够的证据而担忧,现在有了无极道人这个最大的人证一切也就好办了很多。 “好,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出发,你和小妹是跟我们一起还是你们稍后前行。”圣孙老祖说道。 这个昊天沉思了许久之后,道:“我现在身上有伤,需要先疗伤,小妹跟我一起太危险,还是让她伪装一下跟你在一起。” “我不,我要跟你在一起。”胡小妹一听昊天先离开她有些不愿意,撒娇道。 见到胡小妹任性的模样,他的心里一阵发酸,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果断的说道:“你必要和孙叔叔一起,这一次万妖大会,修道者一定会出面,我已经是修道者们必杀之人,如果让修道者发现你和我在一起的话不但你有危险,就连你们狐族也有危险,所以这一次救你父亲我不能帮你了,我只能出面帮你杀了血狼老祖,帮你们狐族铲除最大的隐患。” 胡小妹对于昊天的解释,她的心里也非常的清楚,但是她想和昊天在一起,正当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昊天的声音再一次在的耳边响起,将她那到嘴边的话有咽了回去。 “明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斩杀血狼老祖后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我不想再耽搁更多的时间了。”昊天低沉的声音就像是一把刀一样狠狠的刺入了胡小妹的心头。 胡小妹强忍着眼角流下来的流水,紧要牙关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知道昊天此行的目的,虽然心里早有了准备但是她的心里依旧非常的难受,对于这个她深爱的这个男子的那份痴情,她有憎恨有嫉妒。 圣孙老祖看到胡小妹脸上的悲伤,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对于男女之前的事情,他不懂也不想懂,因为那是智者也永远领悟不透的一件事情。 “小妹,我们走吧!”老祖催促着站在昊天身旁那个一直痴痴不动的胡小妹说道。 “恩!好的!”胡小妹呢喃了一声,便转身跟在圣孙老祖的身后,泪水已经占据了眼眶,从脸颊上滑落下来,滴在地上。 “滴答!”那滴落在地面上的眼泪发出了轻微的声音,传入了昊天的耳中。 昊天深吸一口气,胡小妹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错误,一个本不该有的错误,也许这个就是器灵之前说的他和胡小妹之间的缘吧!但是他们之间却注定没有份,因为胡小妹只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让他能在永恒的岁月中永远回忆的过客。 调整了一些自己的思绪,召唤出飞剑,昊天驾驭飞剑朝着那大圣族的圣地水帘洞飞去,他虽然将无极道人斩杀收了他的魂魄,但是无极道人毕竟元婴修为,以他的实力释放出来的九字真言决的威力确实非常的强大,不但打碎了他力量凝聚而成的屏障,还打破了天书的防御,将他打成重伤。 那伤口处传来的灼烧感让昊天感觉到异常的难受,现在他最迫在眉睫的事情就是把伤势治好,因为明天就是万妖大会的日子了,同时也是鬼门关每月一开的日子了。 鬼门关是在午夜十分打开,而万妖大会是在日落之后,也就是说他必须在六到八个小时之内解决血狼老祖,不然就赶不上鬼门关打开的时间了,这点时间对昊天来说还是非常的急迫。 昊天御剑飞行,来到了大圣族的水帘洞之后,便盘腿坐先运转体内的力量来恢复伤势,昊天的整个胸口已经血肉模糊了,肋骨肉眼可数,如果不是天书挡下九字真言那致命的伤害,他的身体早已被洞穿。 运转体内的僵尸之力,将伤口用力量包裹,加速伤口的愈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昊天的伤口自己的力量将其包裹的时候,原本只是刺痛的伤口便的异常的炙热,就像是一块烧红的铁板狠狠的按压在他的皮肤之上一样,那中钻心的痛让昊天难以忍受,汗水从昊天的额头上流了出来。 为了能让自己的伤口快一点的恢复,昊天强忍着身体上的炙热刺痛,尝试过很多次后,昊天不得不将那力量收回,因为他越尝试着去治愈胸口处的伤势时,那胸口处的伤势便越加的扩散,炙热感越来越强,伤势也越来越重。 昊天的心中非常的纳闷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出现这么奇怪的现象,但是为了能让自己伤势早点恢复,他不得再一次尝试一次,结果还是一样,胸口处的伤势在他的力量触碰到的时候那胸口处残留的力量极力的抗拒体内的僵尸之力。 两种力量碰撞,使得才使得伤势加重。 就在昊天焦急一筹莫展的时候,昊天突然感觉一股清凉的力量传入自己的胸口处那重伤的地方,那清凉的力量接触到伤口的时候,昊天的那伤口原本炙热刺痛感也消失了,而后他便感觉到伤口开始快速的愈合。 昊天睁开眼,发现此时在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小孩的双手正压在昊天胸口处的伤口上,那一股清凉的感觉就是从那双稚嫩的小手中传出来。 “何首乌!”昊天看着眼前小孩的模样有些惊讶的说道。 “你体内的力量和这伤口处的力量排斥,所以你一运转力量治愈你的伤势,两者力量相抗,你的伤势只会加重。”何首乌那清脆的童声在昊天的耳边响起。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我越运气,伤口就越严重。”昊天听了何首乌的话后说道。 感觉到何首乌那双手传来的丝丝清凉之气,胸口处传来一丝痒痒的感觉,伤口在迅速的结疤痊愈,他接着说道:“没想到你刚刚幻化成妖,能力还不小,伤口恢复的很快,而且感觉好舒服。” 何首乌毕竟是刚刚幻化成人形,虽然有百年的道行,但是心智却还是一个小孩子,听到昊天的夸奖他高兴的说道:“那当然了,我可是修炼得道的百年灵药,没有幻化人形之前就是修道者和妖族众人垂涎之物,现在我已经得道了,体内的药力远比之前要强,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只要人不死我都有可能就救活。” “这么厉害!”昊天听了何首乌的话后惊讶的说道,他没有想到这刚刚成形的何首乌既然有那么大的能力。 何首乌听到昊天的惊讶,他的小手抖动了一下,停顿了片刻,看了看昊天,而后有接着帮助昊天治愈伤势,同时说道:“其实我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要想幻化人形那可是非常的艰难事情。” “你谢我什么?我将你从色鹰的手中接过来的时候你就已经成形,你修炼得道幻化人形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昊天并不知道何首乌其实在吸收了他的力量之后才幻化成形。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我们灵药修比一般的妖族中人修炼更加的艰难,你拿到我的时候我虽然已经修得人形,就算那样没有百年的修炼也难以得道幻化成人。如果没有不是吸收了你修炼的时候外溢的力量,我现在还在你的胸口处躺着。”何首乌回答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这也没什么好谢的,我原本就打算帮你找一修炼之地,现在你已经修得人心,我也了一大心愿。”昊天说出了自己的心里的话。 此时在何首乌的帮助下,昊天的伤势已经全部都好了,他睁着自己大大的眼睛,充满了疑惑的问道:“别人得到我的时候都想将我炼化提升自己的力量或是寿命,你为什么却想着帮我。” “没什么,就是想那么做而已。”昊天检查了自己的伤口,此时已经完好如初没有一点伤痕。 何首乌听了昊天的话后,他默默的看着昊天,心中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因为昊天是第一个愿意为他着想的人,而且他也是在海滩的帮助下才幻化成形人,按照人类的一句话,昊天就是他的再生父母。 “扑通!”一声何首乌跪在了地上,朝着昊天叩首。 昊天见何首乌突然跪下,他连忙扶起何首乌道:“你这是为何啊!” “你是第一个得到我不是想着怎么炼化我,而是愿意帮助我的人,我修炼得道也都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我早已被那鲲鹏族人炼化,所以你昊天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从此你就是我的父亲。”何首乌说罢便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昊天怎么也拦不住。 “好了,你起来吧!没有这么严重吧!我不过就是见你可怜,想帮你一下而已,你这突然认父,我怎么受的起。”昊天准备搀扶起何首乌,但是何首乌却说什么也不远愿意起来,跪在地上,一定要昊天同意。 昊天实在拗不过何首乌便喝声道:“男人膝下有黄金,以后你不可以随便给别人下跪了。” 一听昊天的话,何首乌脸上露出了喜悦之情,道:“孩儿谨记爹爹的教诲。” 说罢,便站起身来。 “孩子,你有没有名字。”昊天看着只有五六岁的何首乌想起了刘恋肚子里面那个未出生的孩子,现在那个孩子能否安全出生还是一个疑问,想到这里他有些伤感。 “还没有,我刚刚幻化成人还没有名字,爹爹给我取一个吧!”何首乌回答说道。 “好,那我就给你取一个吧!”昊天说罢便沉思了许久之后,说道。 “这天地之间永恒不变的便是浩然正气,不如这样吧!你就叫昊然吧!” “昊然!”何首乌在口中轻声的念道。 “名字不错,我喜欢,谢谢爹爹了。” 昊然高兴的在昊天的周身蹦来蹦去,小孩子的天性就算是妖族中的孩子也一样会有。 看到昊然高兴的模样,昊天有些不舍的说道:“昊然,我还有正事要办,你就先留在大圣族中吧!等我办完事情之后就过来接你。” “爹爹难到就不能带我一起去吗?”昊然听到昊天独自一人离开,喜悦的脸上有些失落。 昊天摇了摇头,道:“此行太危险,你现在的实力太弱,还是留在这里吧!这壁画之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你如果能参悟的对你修炼很有帮助。” 昊然听了昊天的话也不好在说些什么,大圣族人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因为水帘洞的原因,他跟本出不了大圣族,昊天现在叫他留下,他也无话可说,只能留在大圣族等着昊天归来。 “别伤心,我一定会回来的。”昊天看着昊然的脸上一脸的忧伤,他摸了摸昊然的额头道。 昊然嘟囔着小嘴说道:“爹爹只管去吧!不用担心昊然,昊然会努力修炼的。” 昊天听了昊然的话后,有些不舍,但是他必须的离开,因为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便也不再留恋,驾驭脚下的飞剑便离开了,想想自己既然奇葩的突然间多出一个儿子,昊天不由的感觉有些可笑,不过想到昊然那可爱的模样他还真的有点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