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陷入主宰之中 - 我的美女教师是僵尸

第一百零一章:陷入主宰之中

就在那人形何首乌吸收昊天体内的力量幻化成人的时候,昊天也将自己体内那一丝的主宰之力炼化了,炼化那一丝之力后的昊天得到的力量远比在大圣族族中修炼了一夜实力增长的要快。 现在已经蓝眼级别的昊天想要达到绿眼级别所需要的力量那可远比一般的蓝眼僵尸要难,如果拿一条溪流来比喻一般僵尸修炼所需要的力量的话,那昊天所需要的力量就是江河。 昊天现在吸收纯阳和纯阴之力的速度虽然比以前要快上数倍,但是那些力量并不纯正经过昊天体内的力量淬炼之后也不过是沧海一粟,如果单纯的依旧像以往一样吸收这天地之间的阴阳之力的话你就是杯水车薪。 所以说昊天需要那带有主宰力量的主宰之力,而且越多越好,现在他身体中所需要的力量令他自己都感觉到可怕,之前炼化那主宰之力他所得到的力量是巨大的,不但淬炼的身体同时还使他突破了黄眼达到了绿眼级别。 这一次虽然所得到了主宰之力比上一次要少一些,只有那么微弱的一丝,但就是这一丝的主宰之力炼化后的力量也远比他修炼的速度要快,然而炼化之后,却没有达到他预期的结果,也就是说现在他的身体中所需要的力量远比以前要多,而且随着日后的实力增长所需要的力量也就会更多,这么一股庞大的力量让他自己都感到震惊,现在他只不过是一个蓝眼级别的僵尸,体内的力量就已经可以媲美绿眼级别的僵尸了。 虽说昊天现在修炼需要大量的力量,但令他欣慰的是他能通过绘制那脑海中那消散的意识所留下的图案,得到那强大的主宰之力炼化,虽然现在得到的非常的少,但是他知道随着日后他的实力增加,所得到那主宰之力也会增加,修炼的速度也会加快,所以说昊天的前途是一片光明的。 昊天将那体内的主宰之力炼化之后意犹未尽,正准备再一次绘制那脑海中演绎大千世界的八卦图时,突然感觉到在这水帘洞中出现一股异样的气息,那是一股陌生的气息,而且在这陌生的气息中依稀夹杂着自己的气息,虽然很淡但是依旧逃不出昊天那强大的神识。 “是谁!”昊天大喝一声,而后体内的力量灌体而出,朝着那股陌生的力量而去。 此时,在昊天面前,那个刚刚幻化人形的何首乌刚刚化作人形对眼前的事物十分的好奇,对昊天他就更加的好奇,因为昊天见到他和其它的人见到时不一样。其它的人见到他第一反应就是要将他抓住,然后炼化提升自己的功力。 那些人的脸上永远流露的都是贪婪,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却和他们不一样,这个男人在从色鹰的手中接过他的时候,他从这个男人的手中感觉到的是一种温暖,一种仿佛回到大地母亲怀中的一种温暖。 他在对昊天充满感激的同时还在心底里感激昊天,因为如果不是趁昊天修炼的时候吸收那身体外溢的力量他也很难修炼得道幻化人形,不过话有说回来,对眼前这个看起来相对文弱的少年,他的心里也很是震撼,因为昊天修炼时外溢的力量之强既然能让他足足的提升百年的道行幻化成人。 然而感激归感激,作为灵药,而且还是修炼成形的灵药不管是在妖族,还是在修道者的眼中那可都是极大的诱!惑,现在的他只不过是刚刚修炼成形,体内所蕴藏着强大的药力,这些药力能够帮助修道者延寿帮助妖们增加道行,虽然昊天之前并没有透露任何的恶意。但是他依旧担心现在已经修炼成人形的他在昊天的面前昊天会不动心。 在心底里虽然十分的感激昊天帮助他炼化得道,但是为了自己的安危他还是决定离开,而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周身空气瞬间被抽空,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的身体紧紧的束缚在原地难以移动分毫,而后就听到一阵浑厚有的的喝声。 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昊天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昊天站在他的面前气势如虹,那气势就宛如君主一样给人一种君临天下不可一世霸气,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收了昊天体内外溢的力量原因,此时的昊天站在他的面前仿佛自己的命运都已经掌握在他的手中一样,他已经变成了自己生命的主宰。 在这个看起来文弱的男子面前他的精神彻底的崩溃了,从心底里对昊天产生了畏惧,看着昊天那庄严的面孔,湛蓝色的眼睛仿佛一眼就看穿他的心灵,他的身体开始不再受自己的大脑控制,接受心底那对昊天的臣服,双膝弯曲,跪拜在昊天的脚下。 但是就算这样昊天体内那股让他无法抗拒的之力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依旧令他难以承受,他的呼吸开始变的越来越急促了,原本刚刚幻化人形面容红润的他,在昊天那强大的势压之下,变得越发的苍白。 此时一直在一旁疗伤的胡小妹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势压,睁开眼,看见一身王者气概的昊天周身散发出那似乎主宰自己命运的气息,她也难以抗拒那心底对昊天的的臣服既然也不自觉的跪倒在昊天的脚下。 昊天原本只是用自己体内的力量去禁锢那陌生带有威胁的气息,通过那股气息他可以判断其主人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是却远不是他的对手,这样的对手他完全用不着显露僵尸之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将身体的力量释放而去,将那陌生的力量禁锢的时候。 在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掌控一切的喜悦感,力量将眼前的那个看起来不过是个孩子的妖禁锢起来,看到他臣服在自己的脚下,跪拜自己,昊天的心里突然异常的享受,此时在这个不大的山洞之中,所有一切都臣服在他的脚下,他就像是一位君主,有着主宰眼前事物生死的一切权利,主宰眼前的一切,这样主宰事物的力量让他陷入了沉醉。 他的意识既然也沉入了这股主宰万物,君临天下的感觉之中。 昊天展露僵尸之身,强大的势压散布到这个只有一间教室大小山洞之中,此时山洞之中时间仿佛已经静止了一般,那无形的力量流逝的时间都臣服在了他的脚下,现在的他在这个山洞之中就像是这山洞之中的造物主一般,在这里他就是一切。 昊天的意识完全沉入那主宰万物的喜悦之中,心中突然有一种弑杀的渴望,对于眼前胡小妹和那刚刚幻化成妖的何首乌来说,他们的生命就像是蝼蚁一样,只要他意念一动那苦苦挣扎的二人就会彻底的解脱。 “昊天,意守灵台,收回自己的意识在这样下去你会走火入魔坠入魔道。”就在昊天的意识沉浸在那主宰万物的喜悦之时,器灵的喝声宛如洪钟一般在昊天的脑海中震荡。 已经沉入那主宰万物感觉中的昊天被器灵的当头棒喝给唤醒,而就在这个时候昊天突然感觉到一股暖流从内心深处流遍全身,原本混沌痴迷的意识瞬间的清醒过来,他连忙收回自己的意识,意守灵台,保持自己的意识空明。 “我这是怎么了?”昊天从那忘我的痴迷状态中醒里了过来之后,也许是因为刚刚那疯狂的举动,他的精神异常的恍惚,有些虚弱的问道。 “你刚刚已经进入了忘我的痴迷状态,而且那种状态唤醒了你内心深处一股非常可怕的弑杀之气,那股弑杀之气的恐怖令我也感到恐怖。”器灵说着回想起昊天在陷入那忘我的痴迷状态时,那由心里被激发的弑杀之气的恐怖,他也心有余悸。 昊天身体中的那股弑杀之气他是永远都不会忘的,因为他之所以由道器变灵器就是因为那股可怕的弑杀之气,同时那的心里也非常的疑惑,为什么昊天的身体里会有与那神秘人那么相似的弑杀之气,联想到自己曾替将臣当下那神秘人致命一击的时候那侵入自己身体中的意识,而且千年来这意识不管多么强大的实力他都不接受却偏偏得到昊天的出现,接受了昊天。 还有就是昊天的既然能将那本属于这个世界的主宰之力炼化,想到这里,在器灵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令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恐怖念头,那就是昊天在某种程度上一定和那神秘人有着某种联系,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昊天的身体中不可能出现如那神秘人一样极其相似的弑杀之力。 突然间器灵感觉到一股寒意贯彻自己的身体,他害怕了,害怕昊天会是那神秘人留下的一颗棋子,但是转念一想在他将昊天唤醒是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暖意既然瞬间将那弑杀之气给洗涤而去,他又不敢确定自己之前的猜想了,深吸了一器,默默的祈祷也许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陷入忘我的状态!”听了器灵的话,昊天回想起自己刚刚发生的事情。 他一开始只不过是想将山洞中那突然出现的一人给抓住,但是让他没用想到的是在他的力量出体的时候,看到那面如孩童的人跪倒在自己的面前,力量而出山洞中的所有一切都瞬间的臣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心底里突然对那那种感觉产生渴望,最后陷入忘我的痴迷。 同时那也很疑惑在他陷入痴迷的时候自己所感受到的那主宰万物的力量,那个时候这个世界仿佛都能被他左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心里也会是充满了疑惑。